正文卷 396、血战到底之跑得快

    乔莹娜有个评价是对的,男人天性就这样,起码白浩南对自己的人生都有了明确的方向,这点男人天性依旧是蓬勃旺盛的。

    家花再美,开始交作业那就没了野花香。

    反正看见郭咲咲的笑容,白浩南也笑了,刚勉强撑起身说你好才发现隔着玻璃,这特么牧马人的车窗开关居然不在门上,门锁都按开了才想起来车窗开关在收音机下面,反正白浩南知道这一刻自己表情傻得一逼,就像给被关在车里不知道怎么弄的傻子。

    结果就在他回头到中控台找车窗开关的时候,郭咲咲直接把手里的一次性透明大碗和塑料袋双手高举放到车顶上,然后拉开车门,伸手抓了白浩南的衣领雷霆万钧的往下拽!

    就像警察查车抓犯人那样。

    猝然回头的白浩南真的吓了一大跳!

    不是郭咲咲这个动作,而是车门打开以后看见的女警整个人。

    已经寒冬腊月的蓉都,陈素芬那种专业体格和李琳的东北体质,都不得不在漂亮修身衣服外面裹着件运动大衣,今天早上起来随便说点什么都在喷白气,可郭咲咲身上只穿着件加厚面料的那种连体蓝黑色作训服,袖子束紧,肥大的裤腿扎在高帮战靴里面,到处还有泥水痕迹,显然已经在外面忙碌了个早上……甚至是通宵的样子,浑身都在散发着劳累过后的热气那种,不冷!

    而让白浩南不可思议的关键在于,郭咲咲看起来更像个刚出笼的包子,大馅的那种!

    印象中的她可能是因为一米八几的高度,让整个身材看起来格外瘦高,加上巴掌脸蛋特别小,更显身材细长,可眼前的姑娘发了酵似的,整个泡了一大圈!

    哪怕穿着宽松的作训服,以白浩南鉴女多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得出来郭咲咲的腰圆膀阔,再加上包着东西的嘴鼓鼓囊囊,就像个北极熊!

    哪怕于嘉理当初比现在的郭咲咲看起来还胖,可如果撇掉身高因素,白浩南敢打包票,这妞儿……还是因为身高拉长,体脂率可能还没到肥胖,但已经壮得完全不是以前那个轻盈清瘦的警花,怎么就变成这样跺地抖三抖的彪悍呢!

    这样的惊骇对白浩南来说真的比战场上打了败仗还难过!

    漂亮妞儿那是多么美好的事物,怎么能变成这样呢!

    当然这样的身材伴随着的力量真的不小,白浩南脑海里都闪过要是陈素芬来跟这位过招会怎么样了,然后他那一百多斤反正就被利落的拽下去,白浩南还来得及慌乱的看了眼牧马人车顶上放着的早餐。

    卧槽,那么大一碗红油面,旁边还有四五个酱肉大包!

    这妞儿的饭量真是……

    转过头来白浩南使劲想说话:“你……”可领口揪住的手型是不是有专业技巧,硬是压得他喉头话都说不出来,想挣脱!

    郭咲咲艰难的把嘴里东西咽下去,脸蛋有些圆乎乎了,虽然总体还是那个平眉英气的样子,但腮帮子真的胖了些,说话都掩盖不住瓮声瓮气:“乖乖的,不然我就打电话问问那个酒会蓄意伤人案卷宗在哪里。”

    对哦,白浩南逃离这座城市的还有个酒瓶子伤人哪,虽然他没放在心上,但仿佛这也给了他个理由,甘心被郭咲咲这么拽着走的理由。

    大清早,就在警察局大楼后面的院儿里被这样拽着走,白浩南只来得及一脚把车门踢上:“我……我车……”

    郭咲咲不看他了,就跟拽着头猪一样急切用力:“掉不了!有监控!”

    听了这个白浩南更老老实实的被拽着了,只是他艰难:“我自己能……”

    郭咲咲手上反而攥得又拧了半圈更紧,白浩南话都说不出来了,得,他剩下的就是欣赏背影,真是忽然有点心疼!

    天地良心,白浩南这人渣花不花心,这一刻就体现出来了。

    他真是发自内心的心疼,因为那蓝黑色的作训服肩头磨损可想而知是怎么来的,乌黑长发卷起来用个老人家才用的黑色丝网兜包在脑后,依旧还是有些蓬乱,再加上背上那些带着青苔和泥水痕路的印迹,说不定昨天夜里还是在什么地方露宿操劳,忍不住伸手过去把那些青苔泥块拂了,触手有温热。

    真不是撩妹,真的是本能。

    郭咲咲的脚步顿了下没停也没回头,但手上松了半圈,又稍微紧紧,好像是在说还是不许说话,走得更快,都像小跑起来了!

    厚底的高帮战靴在警察局大院的路上踏出好急促的声音,不是白浩南这样的运动员脚法,没准儿都要绊翻被拖着走。

    离开停车场就绕过另一栋大楼,后面又是一片停车场,可侧面浓密的树丛竹林中有个围墙拱门,灰黑色砖头砌的那种感觉好几十年风格了,反正白浩南觉得少体校旁边好像就有这种围墙,里面就像忽然退回到几十年前,一排排七八层旧宿舍楼,有老头老太太坐在院落晒冬日太阳的那种:“啊?咲咲,怎么把人抓回家属院儿了……”

    郭咲咲快速而过:“我男人回来了!”脚步迈得更大更快些!

    白浩南感觉被定性了,心情没那么忐忑还敢给老头老太勉强挥手告别:“慢慢……晒……”脖子上又被锁紧了。

    就跟当初乔莹娜租的房差不多,没电梯的旧式宿舍建筑,这在面积巨大的蓉都市区中心非常多,几个跨步冲上二楼捅钥匙开门,明显是早就摸出来在手里的,白浩南还想左右看几眼有没有摄像头,自己会不会算袭警,然后冲进去的郭咲咲一条有力的胳膊直接把白浩南呼的拉进去,不等他适应黑黢黢的房间里面分布,又被推着撞在一扇门上,白浩南从那门扇痛苦的声音都感觉要碎了,然后已经被推倒在明亮的床上!

    等他看清这墙上挂着书法,窗前书桌上还铺着淡绿色桌布的小房间除了这张床和书桌衣柜,就没多少空间的时候,郭咲咲哐的用脚后跟关了门跳骑到他腰上一边散开头发一边扯衣服!

    要说白浩南这穿着还真是适合,全特么是运动场上方便穿脱的拉扣棉大衣和宽松加绒运动裤,啪啪啪被扯开的长大衣还带着宣言般的气势,里面就直接是T恤和灰色运动裤了,简直一点阻挠都没,关键是他刚开口:“我觉得还是再培养下……”

    就听见郭咲咲终于噗嗤:“都这样了……还需要吗?”

    白浩南无奈,谁特么看见这样的制服诱惑还抵挡得住?

    更何况他这种深蹲成瘾的家伙。

    对,一定是深蹲的错。

    白浩南都双手投降任妞摆布了!

    郭咲咲也是借着笑来掩盖自己的慌乱,衣服都没脱完就开始了,哪怕皱着眉还是强行坚持!

    疼得白浩南都特么报警了!

    接警的同志表示请他再忍耐下。

    关键是好不容易都来了状态,外面忽然有开门的声音,白浩南吓得都要那啥了,不是单独住的吗?

    郭咲咲有力的摁住他回头:“我回来了!在睡觉!”

    外面抖抖索索的声音前后出现:“哦……”

    老太婆的声音更清晰些:“抓到没?”

    郭咲咲加大节奏用力:“抓到了!”

    白浩南真得承认自己是被抓到了。

    老太婆还嘟哝了句什么龟儿背时……

    这也堪称白浩南最刺激的一回了,男人的劣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最后更是反客为主,郭咲咲一往无前的表情都变得泪流满面了,但一双眼睛倒是全程死死的看着白浩南的脸,双脚更是扣得死死的,让白浩南忍不住噗嗤笑出来。

    郭咲咲咬着湿掉的发丝用嗓音:“怎么……”

    白浩南居然说:“胖点好……我在外面忽然想起你,就是想起我俩这个样子,当时就觉得太瘦像个蜘蛛精把我抓住了,胖点不像。”

    郭咲咲的眼里真是迸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明明早就精疲力竭忽然翻身又变成骑上来武松打虎:“真的想起我?”

    不等白浩南说好话,外面疑惑了:“咲咲,你在打电话?”

    郭咲咲低头看眼白浩南,咬咬牙:“妈,建国回来了!我们待会儿出来……”

    白浩南仰望,觉得长胖点其实也行,无限风光在险峰嘛,却听得门扇嘭的一下,又痛苦的被撞开,还好郭咲咲动作快,一下扑他身上更是拉了被单盖在两人身上。

    被捉奸在床,也是白浩南有史以来第一回,看着外面坐在轮椅上的老警察,他还能勉强探头:“嗨!老郭好!”

    他的厚脸皮,终于让趴他身上的小郭也噗嗤了,使劲转头把后脑勺朝着门那边抖肩膀,更惹得白浩南的手在被单下游走。

    太特么色胆包天了。

    还好一身羽绒服裹着的老郭使劲探头也没站起来,更没摸出把手枪来收拾他,而是难以置信的使劲辨认下那床头被单露出来的脸真是白浩南,不等他说什么,旁边灰色羽绒服已经忙不迭的把轮椅推开:“看什么看……继续,继续,你们继续……”嘭,痛苦的门又重重关上,但充分体现出了关门人的喜悦。

    白浩南也感受到了,双手搂紧姑娘:“还没嫁出去啊?”

    郭咲咲的肩膀抖得更厉害了,但是又有温热的泪水在白浩南脖子上游走,痒死了,这货干脆拿姑娘脸蛋去擦:“好了好了,我……我的破事你也晓得,其他都还好,随缘随缘。”

    郭咲咲慢慢把手脚又盘起来把他紧紧抱住,声音很小:“没意思,没盼头,觉得活着好累啊,除了上班没事儿就拼命吃,只有吃才,才……是不是很胖?很丑了?”

    白浩南帮她把披散开的头发束到脑后:“很漂亮,减肥健身多简单的事情,我……回头再给你说我那些破事,我不介意这样,只是我那摊子……”

    郭咲咲深吸一口气撑着他起身摇头:“突然觉得活着有意思了,我知道,但是跟他们得……”指指外面,低头看着两人的身体,终于有些红脸的使劲摇头,不知道是不相信自己的疯狂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快速的抓了件睡衣罩起来再裹上棉衣就跳到窗前书桌边,手指一直在桌面上乱跳,跟她的心跳一样。

    甚至都不回头看白浩南穿衣裳,等他起来才慌乱的把床单枕头之类遮掩藏匿下,拉着白浩南开门出去,感觉两人一站在外面就挡住了大半光线:“爸妈,建国回来了,回来就来找我,下午我想搬出去住,搬新房子那边去。”

    这时候白浩南才能看清,这就是个最简单的两居室,外面的客厅还兼任了饭厅,最普通最简单的装修,墙上还挂着十字绣的相框,电视音响设备都是搭了花布的,老两口坐在餐桌边更像是在听墙根!

    他脸皮确实厚:“伯父……”

    郭咲咲抖他的手:“不是说好了么?”

    说什么?白浩南还是懂:“爸,以前您就给我谈过要做个好人,现在我是了。”

    没曾想那一直有点佝偻在轮椅上的男人简单点头:“回来就好!我都懂……过来喝茶,中午在家吃饭不?”

    白浩南坐过去帮他倒茶:“还是胸口那一撞的问题?”

    老郭苦笑下:“不光是胸骨,胸椎也错位了,这才是最麻烦的,不过不重要,你回来跟咲咲在一起,我什么都能放得下了。”咲咲妈更是忍不住使劲扯围裙擦眼睛,郭咲咲倒是把身上的棉衣裹紧些扭头看窗户外面,不知道是不是那边的玻璃能看见点倒影,反正看不到她的表情。

    白浩南想解释下:“我们……”

    郭咲咲迈大步,裹着棉衣的她更像……像个熊猫一样跨过茶几坐在白浩南旁边来,而且是隔在父母和白浩南中间:“我们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不要任何人来打扰。”

    老郭使劲想把变形的胸挺起来:“我要光明正大的送女儿出嫁!请领导,请同事看到我们家不是累赘……”

    白浩南看着这个有点轴的男人,好像能理解他的心情,有点惭愧自己当年说他没出息。

    咲咲妈也使劲点头:“对,好好办婚礼,热热闹闹的!请所有人,所有局里的人……”

    好像还从没被逼婚的白浩南忽然有点紧张,卧槽,只是点了个炮,怎么突然牌倒下来就变成大四喜了!

    早上出来还只是帮忙开车当司机,怎么忽然要跟警察结婚了!

    不带这样的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