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斜光到晓穿寒户 第六百八十六章 井陉阻击(上)

    双龙寨非常简陋,房舍都是用泥土和树枝搭建而成,就连寨中的门面聚义堂也是用粗糙的木头搭建,士兵更是装备粗陋,手中的武器都是比较劣质的长矛和战刀,大多穿着布甲,不少人手执弓箭,一个个面带菜色,寨中的空地都种满了蔬菜,后山坡上还有一片麦田,一群鸡在树林中乱窜。

    在空地上搭着几排木架,挂满了各种皮毛以及色彩鲜艳的羽毛,几名士兵正在宰杀一头刚刚猎到的野猪,旁边围了一群孩子,在另一座没有墙的木房子里,十几名女人正在纺织土布。

    燕青跟随关胜来到聚义堂内,堂内摆放着一张粗陋的自制大桌子,两边放着七八只木墩充当椅子,正上方摆放两张宽大的椅子,上面各铺着一张虎皮。

    “条件不好,随便坐吧!”

    关胜请燕青坐下,又让士兵端来两碗水,他苦笑一声道:“山寨中没有茶,只好请你喝点山泉水,口感还不错!”

    燕青端起陶碗喝了口水,他有点奇怪,既然是打劫商贾,寨中怎么会一无所有?

    关胜明白他的心思,便笑道:“别以为这里还是梁山,我们拦截商队只取粮食和盐,其他财物一律不抢,我们主要靠打猎为生,所以官兵也不再来骚扰我们了,大家也相安无事。”

    “关大哥怎么会在井陉?我记得大哥家不是在赵郡吗?”燕青不解地问道。

    “一言难尽啊!”

    关胜低低叹息一声,“当年在大名府我被李延庆俘获后释放,我便回到赵郡务农,奉养老母,养家糊口,倒是平静地过了两年,后来宋江又造反,派人来赵郡找我出山,我没有答应,他又象当初逼迫卢俊义那样,向官府告发我造反,结果我被官府通缉,母亲也因病去世了,我走投无路,又不想去投靠宋江,就带着妻儿来井陉当猎户,后来行踪暴露,我索性招揽了十几个贫苦猎户上山落草了。”

    “那花荣怎么来了?”

    “他是跟随宋江再造反,结果军队在大名府被全歼,宋江服毒自尽,花荣走投无路便跑来找我,听说我在井陉落草,他也找来了,所以羊角寨改名为双龙寨。”

    “大哥当年可是殿前禁军的五虎将啊!难道就甘心这样落草为寇一辈子吗?”

    高俅执掌殿前禁军后喜欢排列武功名次,搞出一个双龙五虎将的排名,双龙是指铁棍子王进和铜弓铁箭周侗,而五虎将是指豹子头林冲、金枪将徐宁、大刀关胜、双枪将董平以及小李广花荣。

    现在殿前禁军中除了徐宁和董平尚在外,其他都死的死、走的走,关胜和花荣一直交情深厚,他们当年是跟随高俅讨伐梁山时被俘投降,辗转六七年,他们两人都混得家破人亡,名誉扫地,不得不落草为寇。

    关胜叹了口气道:“我和花荣被高俅深恨,本来我并没有参加宋江的再次造反,但因为高俅嫉恨,结果在朝廷缉捕的十八大寇榜,我也名列其中,还居然排在第十四名,你说我这辈子还能有什么想法?”

    燕青沉吟一下道:“不瞒大哥,我其实也是被朝廷通缉的大寇之一,但因为攻打燕京立功,我已被朝廷特赦,还封为七品昭武校尉,出任京兆军斥候营偏将,我光因战功累得的赏赐就已超过五百两黄金,一千五百亩良田,在杭州我也买了一座五亩的宅子,还有扈三娘,她现在是女兵营偏将,是李都统的妹妹,连我都能立功受官,何况大哥和花荣,你们和李都统本来就关系不错,为什么不去投靠李都统呢?”

    关胜半响道:“其实我也曾经考虑过,但因为高俅的缘故,恐怕李都统不肯接受我们。”

    “关大哥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李都统是种师道提拔起来,他的后台是功勋世家,根本就和高俅没有关系,李都统现在求贤若渴,手下极度缺乏武艺高强的大将,只要有真本事就能得到重用,以关大哥和花荣的武艺,一定会被李都统所器重,而且现在大宋在全力抗击金兵入侵,这个时候就是为国立功,重新得到朝廷承认的大好机会,就算是为国战死,也能无愧地去见祖先,关大哥要抓住这个机会啊!”

    落草的日子过得实在艰难,关胜也不止一次考虑另寻退路,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今天遇到燕青,使关胜也看到了摆脱目前境况的机会,他沉思片刻道:“让我和花荣商量一下,我再给贤弟一个答复!”

    燕青意犹未尽,又劝关胜道:”现在我奉命探查土门关的金兵情况,很有可能会和金兵巡哨遭遇,这其实就是关大哥的立功机会,不要再犹豫了。”

    关胜点了点头,起身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花荣和关胜走了进来,关胜笑道:“我们在土门关有一个哨岗,一般是用来关注商队,刚刚哨岗传来一个消息,一支两千人的女真骑兵在两个时辰前杀进了土门关。”

    花荣平静道:“就算你今天不来劝我们,我们也会伏击这次女真骑兵,现在我们更是责无旁贷。”

    燕青大喜,虽然关胜和花荣说得很含蓄,其实就是在表态愿意跟随自己投靠李都统了,而花荣的意思,伏击女真人就是他们的投名状。

    。

    从土门关到羊角村大约是一百二十里,就算骑兵也需要一天的时间,对燕青他们而言时间还很充裕,但怎么伏击这支两千人骑兵,却让他们费了一番思量。

    对方是两千精锐骑兵,而宋军斥候只有五十人,虽然装备精良,但毕竟人数太少,双龙一百五十余人中,还有四十几名妇女和孩童,真正能打仗的青壮也只有百人,而且武器装备极其落后。

    想尽最大可能阻击敌军,唯一的依靠就是地形,当然,每名斥候带了三枚铁火雷,还有五颗震天雷,但这点火器不足以歼灭两千敌军。

    双龙寨士兵也并非一无是处,他们也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熟悉地形和野战,加上他们几乎都是猎户,有天然的山地作战优势。

    关胜找到了一个极好的伏击之地,那就是在羊角东北方向五里外的一座关隘,也就是著名的娘子关。

    只可惜关隘自隋唐后便再也没有修缮过,已经十分破旧,连关隘大门都没有,两边山梁上的长城都已经坍塌,不过娘子关东面的地势对宋军十分有利,道路十分狭窄,骑兵不能并行,大车无法交错。

    如果两支运载货物的商队相对而行,一支商队肯定会在娘子关西城外先等候,等迎面来的商队大车通过娘子关后,他们才能通行。

    这条狭窄的山道约有二十余里,娘子关便位于这条狭窄山道的唯一开阔处,过了娘子关再向西走一里,井陉便豁然开阔,进入了桃谷盆地。

    中午时分,宋军斥候和一百名寨兵抵达了娘子关,娘子关依山而建,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面则是万丈深渊,西面是一片比较开阔的平底,原本有些建筑,但建筑都已损毁,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羊角村的一户人家在这里常年摆了一座小吃摊,生意颇为兴隆。

    关隘是用青石砌成,虽然年代久远,长满了青苔,但看起来还是很结实,只是门洞的大门和城上城楼都已消失了,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城关。

    一百五十人在抵达娘子关后便立刻开始装沙袋,建筑的残垣断壁正好成了填充沙袋的最好材料,双龙寨中有大量的麻袋,很快在距离关城一百步、七十步和四十步处设立了三道沙袋墙,又在一百五十步内抛洒了上万颗蒺藜刺,城洞也被装满泥沙的麻袋堵死。

    宋朝斥候上了关城,而双龙寨的士兵则攀上了侧面的悬崖,居高临下,埋伏在茂盛的灌木从中。

    时间慢慢到了黄昏时分,卖小吃的摊子早已跑回村中报信,金兵即将杀来,吓得村庄中的百姓都仓皇逃入山中避难。

    此时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大暑时节,太阳早已下山,但空气中依旧闷热难当,俨如呆住蒸笼中一般,山中蚊虫肆虐,咬得士兵体无完肤,就在士兵们难以忍耐之时,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众人精神不由一震,纷纷张弓搭箭,等待着战机。

    靠近娘子关这边的山道稍微宽了一点,已经可以容纳三四名骑兵并行,只见远处一队长长的骑兵如长蛇一般蜿蜒曲行,迅速向娘子关方向奔驰而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