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衡阳战役 2

    上千人的骑兵集体冲锋时,气势还是十分惊人的。可自从一战时,机枪这种武器投入了战场,那么密集型集团冲锋就成了送死和屠杀的代名词。现在二战的战场上,早己是钢铁的天下,德军的装甲集群冲锋以及战场上上千辆坦克的对决,那才是真正的让人震撼,而大批骑兵的冲锋己渐渐退出了战争的舞台。

    只有在中国战场上,小日本仗着中国军队装备的落后,才仍然在编制上保留着骑兵队伍,并多次用在战场上做集体冲锋。可今天他们遇上的是王海涛手上这支装备精良,基本上又都是百战老兵组成的部队,那么骑兵联队的集体冲锋,也就变成了单方的屠杀。

    日军骑兵冲锋的十分坚决,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仍然高喊着口号向前冲。可面对几十甚至上百挺轻、重机枪的扫射,加上各种炮火的不停轰击,骑兵们只有悲剧的份。死去的士兵和战马在两处阵前二百米处,几乎堆成了一道墙,它也挡住了后面所剩不多的骑兵的冲锋。

    日军的骑兵联队在伤亡了大半时,终于崩溃了,活着的骑兵们不再冲锋,拨转了马头,向后面退败而去。九十一军军长唐龙仔见打退了日军骑兵的冲锋,长出了一口气,但立刻怒火又冒了出来。刚被小日本的飞机没头没脑们乱炸了一通,接着又是日军骑兵的集团冲锋,谁遇上了不冒火才怪。

    唐龙仔叫过通信兵,一脸杀气的说道:“向李长武和唐鸿明传令,让他们马上给老子出击,老虎不发威,还以我是病猫呢!”通信兵把命令传递给李长武和唐鸿明二人时,二人正分别在部队中指挥收拾乱局。刚才日军飞机投下的炸、弹有不少落在了两个师的阵地上,还没来的及整理就又遇上日军骑兵的冲锋,这也让两人很不爽。

    现在出击的命令传达了下来,两人精神都是一振。李长武马上命令分配给自己的混合装甲团出击,为了跟上装甲团,李长武又调集了一批卡车用来装载步兵。同时师属自行榴、弹炮团和火箭炮营也一同出击。卡车数量有限,只装载了四六三旅的两个步兵团一同出击,随后李长武又从四六二旅抽调二个团让他们跟上出击的部队。

    二一零对出击任务执行起来就要简单多了,他们师本身就是按德军机械化师的标准来打造的,机动能力就相当强,出击的命令传达到唐鸿明这,唐鸿明毫不犹豫,马上下令除了在阵地上留守一个团外,全师出击。于是师属装甲团和配属的混合装甲团打头,后面步兵都上了卡车等运输车辆,全力向日军六十八师团方向前进。

    九十师虽然没有遇上日军的攻击,但唐亦宽心里也有怒火在烧,日军这空袭九十师处在正对雨母山的方向,遭受的炸、弹是最多的,损失情况也是三个师中最严重的。在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唐亦宽也命令唐亦群率二七一旅进山,继续向雨母山发起攻击。

    刚刚日军飞机的轰炸中,王海涛所在的帐篷这也落下了两枚航空炸、弹,好在没落正,但弹片也撕开了帐篷,让王海涛周围的警卫很是紧张了一把。王海涛倒是若无共事的样子,继续对着桌上的地图在思考着。唐龙仔下令两个师全部出击的事,王海涛也知道,他很清楚自己手下这两个师实力,因此也未阻止。

    日军的两个师团在派出了骑兵联队冲锋后,还各派出了两个步兵联队跟在骑兵身后,按两位师团长的想法,只要骑兵联队能在中国军队的阵地上撕开个口子,那么后面的步兵就能趋机冲进中国军队的阵地,这种情况下中国军队肯定会陷入混乱之中,击溃中国军队也就不难做到了。

    可没想到的是两个骑兵联队的冲锋,不仅没能撕开中国军队阵地的口子,还被中国军队消灭了大半,剩下的二、三百骑也溃逃了回来。更没想到的是,中国军队在击退了骑兵的冲锋之后,马上发起了反击。这些没想到就导至了跟在骑兵身后的步兵一下陷入了险境。

    二一一师正在向前行进时,冲在最前面的战车首先发现了正前方的日军步兵。在他们发现日军之前,日军己径发现了出击的中国军队,因为大量战车前进时,扬起的尘土己经暴露了目标,再加上还有溃逃下来的骑兵部队的报信。因此战车发现日军时,日军停止了前进,正在做接战准备。

    这么短的时间,日军根本来不及抢修工事,只能是就地寻找合适的地型,然后架起武器。不过在这种地型下想和装甲部队对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负责指挥的日军联队长古武安正大佐,在望远镜中发现中国军队冲在前面的全是巨型战车,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古武安正大佐明白自己的队伍中根本没有能摧毁这些巨型战车的武器,为了挡住这些战车的攻击,他立刻向师团长澄田睐四郎中将呼叫炮火支援。第三十九师团的野战炮联队阵地正在云盘山山脚下,三十六门野战炮和十二门山炮都在阵地上做好了炮击准备。

    澄田睐四郎中将收到古武安正大佐的呼叫,心里不安的感觉一下冒了出来,他毫不犹豫的下令给野炮兵三十九联队联队长黑泽盛胜大佐,让其用炮火支援古武安正大佐的步兵联队。很快日军所有的火炮都连续开火,一枚枚炮弹向着进攻中的战车队伍飞去。

    很快炮弹就落在了进攻的队伍中,战车中重型坦克根本不怕这种炮弹,轻型坦克和重型装甲车只要不是被炮弹直接命中,就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跟随在战车身后的步兵就不同了,炮弹爆炸时的气浪以及四飞的弹片,让波及到的战士们纷纷倒了下去。

    跟在战车身后的是八团,负责战场指挥的四六三旅旅长韦二喜也在一辆武装指挥车里一同随装甲部队前进。这辆指挥车是在永州休整时,分配给四六三旅的,王海涛在军火仓库最后一次送军火回来时,就带回了这些指挥车,但一直没舍得分给大家用,这次考虑到要长时间移动做战,做战的规模还不会小,这才调来十辆。除了司令部留下两辆外,九十一军军部以及三个师各分到两辆,四六三旅也分到了一辆。

    一分到手韦二喜立刻喜爱上了这辆指挥车,并且战斗时都待在指挥车上指挥战斗。当发现日军步兵主力时,韦二喜就让指挥车就停了下来,并且在指挥车内建起了临时指挥所。炮弹一落在进攻的队伍中,韦二喜第一时间就用车载电台和师部联系上了。

    二一一师的自行榴、弹炮团就跟在后面,并且还有一个火箭炮营也跟在后面,永州休整时刚正式升任师长之职的李长武立刻电令炮团团长唐为忠,尽快消灭日军炮兵。接到命令后,唐为忠立刻让观测员观测日军炮兵阵地的方位坐标。

    没一会观测员就向唐为忠报告,因为距离太远,只能大概的测算出日军炮兵阵地的方位,如果只是这样的情况下就开炮,实在没把握完全摧毁日军炮兵阵地。这时唐为忠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火箭炮营营长李福根的身上。李福根本是警卫旅重火力营营长,因为火箭炮营极为重要,王海涛才把李福根从警卫旅调到了火箭炮营。

    经历过火箭炮发射的唐为忠明白,目前情况之下,想短时间内完全摧毁日军炮兵阵地,只有靠火箭炮营那令人恐惧的威力了。大敌当前,李福根也不多说什么,立刻下令火箭炮营准备按观测员提供的方位发射*。很快十五门火箭炮就完成了发射准备。

    李福根一声令下,瞬间火箭炮阵地上“嗖、嗖”声响起,十秒钟内二百八十五枚*飞了出去,发射时的情景让没见过的人好好震撼了一把。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远处就腾起了一大片硝烟和火光,爆炸声也传了过来。历史上几十年后才会出现的大杀器,因王海涛的出现而让小日本现在就吃到了苦头。

    火箭炮营只发射了一轮,炮弹就把日军炮兵阵地和周围保护的部队瞬间吞没,日军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的爆炸声和炮弹的殉爆声连续响了几分钟才安静下来,被炮火覆盖的区域己没有一人能幸存下来。千余人的死亡还不是主要的,关键是这种瞬间的炮火覆盖太吓人了。

    第三十九师团的师团长澄田睐四郎中将听着师团部外面惊人的爆炸声,再听到手下的报告,惊的连手中的茶杯都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而参谋长浅海喜久雄大佐也是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澄田睐四郎中将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对浅海喜久雄大佐问道:“支那人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炮火?这让我的师团怎么去打赢支那人?”

    浅海喜久雄大佐想了半天后答道:“师团长阁下,支那人炮火的凶猛己超出我师团太多,以属下看来这仗我们很难取胜,现在我们师团如果向衡阳城转进,还可以凭衡阳城之坚固与支那军队决一死战,如果坚守于此怕是会全部玉碎于此啊!还请师团长阁下定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