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526 当尿壶

    高迎祥一听,转头看向他,有点好奇地问道:“什么时来运转?”

    “舅,别听他瞎说!”李自成立刻插话,有点没好气地说道,“他今天……”

    “叔,你没完了是么?”李过听得实在有点不高兴了,对这个比自己还小六岁的叔有点生气了,“能不能听我讲完?”

    “好,你说吧!”李自成一见,挥了下手道,“我洗耳恭听行不行?”

    李过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转头看向高迎祥,张开口正准备说话,忽然发现不好开口。他能肯定,自己如果这第一句话说得不好的话,李自成估计又要说:看,又说胡话了吧!

    无奈之下,他就转回头,再次看向李自成,郑重地说道:“叔,我这要说得是非常紧要的事情,不管你信不信,你先听完,好不好?”

    “得得得,都依你!”李自成似乎有点不想争执,便挥手回答道。

    于是,在高迎祥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李过转回头说道:“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能直接和皇上说话……”

    他刚说出这话,看到高迎祥和李自成的脸色都有点不对,就连忙提高了声音道:“我没说胡话,真的,你们听我往下讲,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要不是真的,我脑袋割下来给你们当尿壶可以不?”

    说完之后,他脑袋中闪过当尿壶的场景,不由得又“呸”了一声,轻轻打了下自己的嘴。

    听到他这么发誓,高迎祥和李自成互相看了一眼,虽然他们脸上都写满了不信,不过终归是没有第一时间质疑他了。

    李过带着一丝八卦的表情道:“你们知道,当初在代县,为什么我们事先没有一点察觉,而后一败涂地么?”

    “为什么?”高迎祥对此很是不解,连忙问道。

    边上的李自成也有点好奇,很想听听这侄子到底又有什么说法。

    此时的李过,就犹如憋了好长时间拉不出来的人,终于能痛快地拉出来的那种快感说道:“因为定国,我们米脂县的李定国,不对,是张定国,被张献忠收为义子的那小孩……”

    李姓在米脂是大姓,虽说不一定每个姓李的都认识,但稍微有些什么消息,互相之间也都能听到。对于李定国,李自成是知道的。他不由得好奇地插嘴问道:“关定国什么事?哦,对了,你说定国又姓李了?”

    高迎祥不是米脂人,认识张献忠,却不认识李定国,听得有点莫名其妙,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

    李过转头看向李自成回答道:“对,皇上下旨,让定国改为李姓了。”

    “……”李自成无语,心中想着,你编,你再编,真是越编越不靠谱了!明国皇帝高高在上,还关心定国那样的小孩姓什么,傻子都不会信!

    高迎祥听得一头浆糊,有点不耐烦了,刚想说话时,就听到李过感慨道:“这定国真是祖坟冒烟,前世做了多少善事才有这一世的好运。你们不知道,皇上让定国自己选择,结果定国这傻小子竟然说喜欢领军打仗。然后皇上就让他先去洪阎王身边做事,回头就准备再让他去京师初级武备堂学习,然后要京营历练,皇上还要亲自考核……”

    “停停停!”李自成不得不打断了李过的感慨道,“你做梦了么?说重点,代县之战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侄子的瞎话,他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不得不开口打断,把话题扯了回来,准备再听听李过怎么解释代县之战的事情,至少这个是亲身经历过,还能估计下这个侄子到底是不是说瞎话!

    李过一听,一拍脑袋,想起自己一开始就是要说这事,被自己给说远了。要是李自成来说的话,肯定不会这样,这一点,自己就比不上他:“是这样的,李定国也和我一样,有了和皇上直接说话的本事。所以,通过他,张献忠和刘国能那两人都和皇上直接联系上了……”

    “……”李自成听不下去了,这话也太不靠谱了!

    李过早注意他的表情了,一见之下,立刻加重语气,稍微提高了点嗓音说道:“张献忠如今已是游击将军,在晋地听薛国观薛阁老差遣,向那些乡绅要粮安置我们被俘的那些兄弟和灾民;刘国能更走运,已是参将了!”

    高迎祥听得睁大了眼睛,脑中回想起张献忠和刘国能那两人,不都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出身么!如今他们都是朝廷将军,这顿时让他看到了希望,也不管这话有多离谱,不由得带着一点惊喜确认道:“真的?”

    李过点点头,不过看到李自成一脸不信的表情,就看着他说道:“叔,那天晚上你不也看见了,张献忠和刘国能两人的营地异常……”

    听到他再次提醒,李自成想起了那晚的事情,不由得点点头。从这点来说,还真是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说得通那一晚上稀里糊涂的大败!

    想到这里,一想起刘国能都是参将了,他不由得心中一热。要知道李自成从贼之前,还只是驿站的一名役夫而已。除了能混口饭吃之外,什么都没有,包括尊严。可要是朝廷参将,不说参将,游击也行啊,那要是再回米脂,呵呵……

    李过看到李自成点头,心中松了口气,而后又说道:“皇上说了,只要我们能立下功劳,皇上不但可以赦免我们以前做的事情,还能和张献忠、刘国能他们两人一样……”

    “真的?”高迎祥不由得凑近了李过,睁着两只牛眼,再次欣喜地确认道,“你说我们也能当朝廷的将军?”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流贼首领们,除了个别人之外,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迫不得已才造反的。毕竟对于当时来说,造反就是提着脑袋吃饭,做得是有一天没一天的事情。

    那时候的人,不止是他们,就是朝廷那些读书多,见识广的官吏,都没人会觉得大明会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灭亡。

    因此,朝廷的官位,对于底层百姓出身的流贼首领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