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的世界 第三百四十三章 鸣人的妹妹

    小队四人,一个队长三个队员。

    标配三男一女。

    鸣人和其中一人要去酒吧,另外两人则是表示各回各家,如此便散了。

    到了酒吧后,鸣人让对方先点,然后喊了声同上。

    本以为这样能少出岔子,可没想道对方惊讶道:“你也要喝青竹翠?我没听错吧?这酒劲儿可大着呢,过去你从来不沾的!”

    又演错了?鸣人心里这个憋气啊。

    同时也抱怨自己这次找的到底是一个多么不合群的家伙。

    鸣人故作无所谓道:“今天爷心情不好,想换换口味。”

    没想到这句话又说错了。

    对方惊讶道:“你就不管你那宝贝妹妹了?”

    窝草!这长相惨不忍睹的家伙竟然还有一个妹妹!那他的妹妹是如花啊还是凤……呼……

    鸣人深吸一口气,转头皱眉好像是厌烦屋外的雨水,不耐烦道:“就喝几杯,不碍事的。”

    那朋友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讲真鸣人不咋喜欢别人对他动手动脚的。

    但还是忍住将对方的手扒拉开。

    酒水、下酒菜上桌后,三杯酒下肚。

    鸣人打算好好盘问下这家伙的信息,讲讲过往也好,但哪知道眼皮一翻身体一歪直接醉倒在地。

    MMP的!到底是酒太烈还是这家伙太窝囊啊!

    鸣人过去和纲手在一起的时候纲手都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

    就他现在的熊样要死被纲手看见指不定笑疯了呢。

    不过鸣人也算如愿了,鸣人控制的身体醉倒后,身边的那个家伙在哈哈大笑了五六分钟后结算了酒钱,然后扛着他离开了,目标也就是鸣人想知道的,这具身体的家中。

    到了家后就听扛着他的人抱怨道:“小河豚啊,你这个哥哥啊……我是服了,为了不结酒钱连干了三杯青竹翠!酒一下肚就倒了,你说我怎么就认识你哥哥这么一个无赖呢?”

    小河豚?

    没绑定身份卡片,也没布置感知结界,鸣人只能借着耳朵听两人的交谈。

    当然鸣人也可以让灵体遁出这具身体,但是那样的话天知道会不会引起天道佩恩的注意,所以鸣人打算在身体里老老实实的带着。

    鸣人借着这具身体的耳朵听着两人的交谈,脑海中脑补起这家伙妹妹的形象。

    小!海!胆!

    那么他的妹妹应该是一个长相和他同样惨不忍睹,脑袋同样根根立的妖孽吧?

    然后呢?要不要来个烟熏妆,然后带一个鼻环?

    呵呵……

    脑海里脑补的画面太美……美的令人窒息。

    然后再喷些廉价的香水……再穿上断了跟的高跟鞋?

    然后……在划上几条铁链子……

    鸣人觉得不应该继续脑补下去了,再脑补下去自己可能被自己雷死。

    随后就听哒哒哒的脚步声,以及开门身,以及身上的触感,鸣人估摸着自己应该是被送到了床上。

    接着就是这具身体的狗友道别的声音。

    然后……他的鞋被脱下了。

    衣服一层层的扒开,女孩在干什么?

    如果是正常的脱衣服也就算了!这家伙的妹妹的手竟然一直在他的身上摸来摸去!

    天啊!这家伙不会和他妹妹还有不伦恋吧?

    那么接下来是在他醉酒的时候将他那啥了?

    鸣人的灵体狂吞不存在的口水,一脸呆滞,眼中还有些小恐惧,以及恐惧外的……期待?

    去TM的期待,我绝对不是变态!

    我要切断和这具身体的感官链接!我绝对不能就此堕落!

    鸣人心里发着誓,但是最后什么也没做。

    也不对,他做了一件事就是悄悄的等待。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当鞋子袜子裤子衣服被脱下来后,什么也没发生……

    半个小时过去了……四周安安静静的。

    鸣人心里又不爽了,大有一种裤裤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的心情。

    随后鸣人开始调用查克拉分解身体内的酒精。

    一个小时后身体中的酒精全部挥发出身体后,身体终于醒来。

    鸣人一张眼,入目的是一个虽然有些简陋但是非常整洁的卧室。

    当然最惹眼的是在他的床边还趴着一个小丫头片子。

    这个丫头片子没有像他一样的爆炸头,一头乌黑色的头发,简洁的被一根美丽的红丝带扎在身后。

    鸣人一起身,女孩有所感应,迷迷糊糊的抬起脑袋。

    这下鸣人看到了女孩的脸。

    很清秀,睫毛很长,小小的鼻子,红红的嘴唇。

    脸上不着粉黛但是白净的十分可人,鼻尖还有小小的汗珠。

    不过她一直闭着眼睛,抬起头后就小心的摸向鸣人。

    这是一个盲女……

    一瞬间鸣人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丫头给他脱衣服的时候要摸来摸去了,因为看不见。

    女孩摸到鸣人坐起的身子,喜道:“哥哥,你醒啦!我就知道你没有喝醉!你一定是装醉然后好不付酒钱对不对!”

    啊?装醉为了不付酒钱这种缺德的事有什么好惊喜的?这个丫头到底接受的是何等扭曲的教育啊!

    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鸣人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那个……小河豚啊……哥哥的确是装醉,好啦现在你可以回房休息了。”

    女孩呆了呆,“为什么叫我小河豚呢?哥哥不是都叫我豚豚的吗?”

    “不过哥哥叫什么豚豚都喜欢。”

    豚豚?

    鸣人想到了那只猪。

    纲手消失后静音也跟着消失了,同时带走了那只猪。

    啧……这名字起的……起了个猪的名字……

    鸣人深吸一口气,“那个豚豚啊,回你房间睡吧,哥哥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等下!既然这是一对兄妹,那从她妹妹的口中获取的情报肯定是最靠谱的。

    女孩起身的时候,鸣人突然改口道:“等下!那个豚豚啊,你跟我讲讲过去的事吧,哥哥今天想和你聊聊天。”

    这次计划进行的很顺利,豚豚知而不言言而不紧,口若悬河讲述起他伟大的哥哥从出生,不对从豚豚记事起做的所有混账事。

    偷过井盖,买过废铁,砍过电线,买过铜丝。

    总之幸亏这个国家没有火车,要不火车的铁轨都不会放过。

    就这样一个无良的哥哥带着一个小黑花一样的妹妹,艰难的一路活到了现在。

    讲真,这个故事听起来挺不容易的,还有一点心酸。

    同样也让鸣人遇到了另一件麻烦事,就是……当他控制这具身体的那一刻,小黑花的哥哥虽然没死,等他离开后肯定会失忆。

    到时候还能照顾一个盲人妹妹吗?

    “哥哥哥哥,你最伟大的一次是偷了海马哥哥最喜欢的金笔,然后卖了一百两,并且海马哥哥到现在都不知道!”

    小丫头充满骄傲的痴痴的笑了起来,鸣人则这一脸MMP的表情。

    海马哥哥是谁?就是刚才把他抬回来的好人。

    混账啊!鸣人原本感觉自己已经够无耻了,但才发现一山还比一山高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