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一卷 文明密码之相食的天谴 第二百四十六章 赞美太阳——这次没赞错

    恒星丙六的大日疆域之内,突然出现了一道狭长的光带,从第三行星同步轨道一直射向第四行星。 。

    如果王崎本人乐意的话,他便已经有实力隔着半个太阳系杀人了这比着“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这个怪兽,甚至能够隔着小半个天文单位完成灭族的杀戮。

    这也不需要太麻烦,只要以及打穿某个岩质行星的地幔就行了。就算王崎准头不够,没能精准的点掉那个行星表面修为最强的修士,后续引发的生态灾害就足够灭掉那个种族的所有凡人了。

    当然,这也仅限于那个星球表面没有长生者的情况。

    如果王崎想要灭杀迷雾之子,那这一击就不够看了。迷雾之子就算没有闪避,以本体硬吃这一击,也就是受一点伤而已。

    但是对于这个星球来说,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灾难。

    在罡气层被撕裂的瞬间,这个星球表面的温室效应就消失了。这个星球早就不接受阳光的照射,全靠罡气层的性质形成温室效应,以维持热量。

    而被剑气带走的空气也携带了大量的热能。温度快速下降。王崎甚至不得不分出一道罡气护住自己下方的蘑菇田,以免这个珍贵的生物样本就因为温度聚变而失去活性。

    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种全球性的降温会更加明显。

    与此同时,狂风也以这个“田地”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张。

    幸好,这个星球早就高灵大灭绝了。这里没有水给低温冻结,没有沙尘给风暴吹息,不会有生物在这个瞬间受灾。

    当然,众人看到的,并不是全部。

    王崎那一道剑气在跨越了第三行星与第四行星之间的漫长距离之后,早已接近耗竭。在切过罡气层表面之后,剑气便爆散开去。其中,又有无数的细碎剑气似乎是被这颗星球的重力所影响,沿着大地做出弧线运动。这些细碎剑气扔具有导弹一般的威能,若是落点足够集中,几道剑气就可以抹平一座城市。

    而在这仙力弥漫的星球上,这些剑气却被快速消耗着,不断减弱,混入原有的仙力之中。而残存的力量在跨越了近乎半圆的弧线后,便弱弱的落在肉质大地之上。

    然后,这一瞬间,所有丘陵子民、所有丘陵生物,都感体会到一丝前所未有的……震动!

    残存的仙躯、残存的法力之中没有意识,但是本能尚存。哪怕死了几千万年甚至上亿年,仙人的尸骸上仍有余威。所谓“虎死威不倒”,不外如是。

    而另一个仙人的仙力,就调动了这一丝残存的威能。

    刹那间,所有的丘陵子民都感觉到热血沸腾。

    橙色血海之上,青虿宗抬起头:“怎么回事?为什么……”

    他快速扑向寂静之王,将胸中突如其来的热情全数转入推演之中,想要抓住本能中溢出的一点什么东西。

    而在噗啦的秘密洞穴之内,所有的刺青阵营高手都齐齐一震,然后全身肌肉一紧,将身躯以一众复杂的姿势锁起来,入定观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元尊忍不住大笑:“丘陵降下了异象……丘陵降下了奇迹!这必定是青虿宗倒施逆行,引来丘陵本身的不满!大事成矣!大事成矣!哈哈哈哈哈!”

    而这一次,符剌大将与总教头,便没有来反驳他,只是面色铁青的思考未来的出路。

    如果青虿宗的道路真的不为丘陵所喜……

    而青虿宗设立的禁区之外,王崎的噗啦化身则松了一口气,道:“这下子,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吧……呼,要是我的法力再强一点,就可以隐秘的释放法术了。”

    其实,王崎的这一击,是带着“其他目的”的。

    那就是……隐藏自己化身的存在。

    迷雾之子一找上来,王崎就在思考是不是自己败露了,以及自己是怎么败露的。而他思来想去,得出的结论也无非就是“气息泄露”一类的。

    不愧是天妒种,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伪装。

    王崎解决问题的思路就很单纯。

    既然气息泄露,那就掩盖住啊。

    由于超天外道、兽机关集群与龙皇所传无名秘法的关系,王崎拥有天体妖灵级别的法力。想要让自己的法力浸染一个岩质行星表面,不是特别困难。

    只要空气之中混入了他王崎的法力气息,那么……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一只带着他法力气息的虫子了。

    而且,王崎自信,这一番弯弯绕达成目的的手脚,不会被人察觉。

    因为……此时此刻,迷雾之子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星辰之上。

    …………………………

    傀厉古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他从没有想象,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直视“负之大地”之外的东西。

    “那是‘天’。”王崎用丘陵子民的语言说着:“以你们现在的修为而言,想要知道‘天’的真正样貌,非常困难。但是你们得知晓,这不是一个虚无的、玄之又玄的哲学概念。‘天’是真实存在的。”

    王崎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傀厉古都感觉无法理解。

    他在说什么?是丘陵子民的语言吗?是他所能理解的概念吗?那是什么?上面那是什么?是那个叫“天”的哲学概念吗?“天”与“地”确实是相对的,但是“负之大地”呢?

    难道世界上不存在负向的大地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符剌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滕头台里发出了富有丘陵特色的笑声:“噗噗,原来负之大地之下……还是之上……还有一层大地再外面才是虚无,对吧?没错吧?上面那亮晶晶的,是什么……宝物……极之山脉……骨……噗噗噗噗……”

    “不……不是的……”

    岢诡部呆滞的晃动触须。

    修士的目力远比凡人更强,对光也更敏锐。神州之前没有划分过“星等”,因为随着修为更强,对星辰的观察力也会改变。但若是以地球的标准来看,元婴期修士至少能够看清十等星【而非地球人眼力所能观察到了极限,六等星】。

    那是,十万星辰组成的伟大壁画。

    星辰的光辉,如同贯穿魂魄的弓矢。那冷漠的光芒比这辈大灭绝清洗过的地表还要孤独。

    然后,迷雾之子颤抖的发问了:【那是……什么?】

    【世界。】王崎回答。

    【你在胡说什么?从逻辑上推理,那不应该是世界,那……】

    迷雾之子也说不清那应该是什么。

    由于修为更高的关系,他一瞬间所能观察到的信息,远远多过王崎脚下发疯的那些丘陵子民。

    其中,最重要的是距离。

    他知道负之大地到地表之间的距离,也知道自己足够贯穿星球的灵识所拥有的极限距离,远大于此。

    但是,他的灵识,却只感觉到了外层空间之中的虚无。

    根本探不到底。甚至不管灵识延伸出去多远,看到的光信号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他至少知道,一个东西,远处看和近处看是不同的。

    但是,他的灵识延伸了数万里,也没有探查到边际。

    这已经比他所知道的“世界”宽广数倍了。

    【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吗?我的朋友。】王崎摊手:【有些东西看上去很小,那并不是真的小,而是因为他们很远,很远。】

    【那些真的是“世界”?可是据我所知,“世界”是不会这样发光的,就算是负之大地也……】

    【不不不,那些亮闪闪的不是“世界”。应该说,你口中的世界,不过是那些亮闪闪之物的……附属品。】王崎道:【一般情况下,那一个亮闪闪,应该就有你们这个世界的,嗯……大概一百万倍吧?】

    【一百万……倍……】迷雾之子再次噎住。但是很快,他提出质疑:【如果说我的世界只是一个……比世界本身大百万倍之物的附属品,那我怎么没有看见那等伟物?】

    【你会有机会看见的……哦,不,其实现在差不多就可以了。】王崎如此说着,遁光一裹,然后随便找了个方向飞遁万里,然后向上指了指:【好了,我的朋友,你现在可以自己动手击碎这不知所谓的“负之大地”了。你大可自己看看,那伟大的东西。】

    王崎确实不大清楚昼夜半球。但是,他又两个分身,好歹还是能搞清楚这颗行星的自转轴的。他只需要沿着一个方向,大概飞个几万里,就能找到昼半球。为了避免“这个星球黄赤交角很大而飞入极夜区”的尴尬,他甚至专门朝着赤道的方向飞了一段距离。

    而迷雾之子则犹豫了片刻。

    他的诞生,远远晚于丘陵其他物种因为其他物种都是仙人共生体演化而来,而它则是从无到有自然诞生的。所以,他单方面的接受了丘陵子民的世界观。就算这一层壳在他眼中非常脆弱,他也从没有想过去打碎它。

    但是,“太阳”这个词,却给了他无限动力。

    于是,灵光一闪。

    若干万年后,阳光第一次照耀到这一颗星球的地表。

    王崎微笑:“赞美太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