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零九章解救

    “官人,你不能杀啊,贱内已经被辱了,所求的不过是一死解脱罢了,但是家中的公婆,幼子却不能没有人抚养啊,你快走吧,快走吧,别管我了,你不能为了贱内搭上全家老小的性命啊。”

    郝氏一边痛哭着,一边拍打推赶这郝昭,希望自家的男人赶紧跑,千万别图一时痛快害了全家,害了所有的亲戚朋友。

    郝昭这个有些憨实的汉子此刻脸皮发青,神色变化不定,想要暴起杀人,一刀砍死了这个什么赵瑞,可是每当他要举刀杀人的时候内心却是无比的颤抖。

    理智告诉他这个人杀不得。

    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当朝赵官家的弟弟,大宋国了越王。

    而且赵瑞的话说的没有错,杀他就等于造反,铁定是要被诛连九族的,别说他这个落魄军汉了,便是朝廷大将,官居一品的朝廷大员也承受不了这杀害一位王爷的罪名啊。

    赵瑞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摸了摸脖子上的鲜血,虽疼痛不已,但他却并不觉得,反而嘴角露出了一丝疯狂的笑容。

    “喂,郝昭,怎么还不动手啊,本王就在你的面前,可没有想要逃跑,而且你的妻子刚才可妩媚的很,想知道她之前是怎么伺候本王爷的么?哈哈,你这贱民一定想象不到,要不要本王给你好好说说啊。”

    他不断的刺激着郝昭。

    甚至还走到他的面前,嚣张无比的拍着他的脸庞:“你这废物,武艺高强又怎么样?以一当百又怎么样?你妻子都被本王玩弄了,你竟不敢为你的妻子报仇雪耻?”

    郝昭浑身颤抖,内心的怒火要冲垮理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手中的那柄满是缺口的腰刀却始终也抬不起来。

    妻子在一旁哭喊,推赶着自己离开。

    家中的父母,幼子还在等自己回去,自己这一刀下去当真什么都没了。

    一边是妻子被侮辱之仇,一边是父母幼子的性命安危。

    两件无比称重的事情压在他的心头,压住了他内心那股欲喷薄而出的杀意。

    “啊~!”

    郝昭眼睛通红,仰天咆哮,声如狮虎,直冲云霄,震的周围的人耳膜刺痛,屋顶簌簌而动,灰土不断落下。

    他手中紧握刀柄,突然一挥。

    一人粗细的柱子竟被一刀斩成了两段。

    “你这狗官恶贼,将来必定不得好死,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不能杀你,是你的命抵不过我父母妻子的命。”

    郝昭被逼迫的宛如癫狂,怒吼了一声,一击刀身拍在而了这个王爷的胸口,直接将其弹飞出去撞碎了身后的楼梯埋在了废墟之中。

    “王爷。”

    柳先生和其他的护卫齐齐大惊,急忙上来施救。

    郝昭趁着这个机会架起自己的妻子便大步冲杀而去,即便是带着一个人那些迎来的护卫却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武道宗师有千人敌的美称,要想走,几乎是留不下的。

    “咳咳。”

    一堆的木板之中,赵瑞被护卫扶了起来,他口吐鲜血,衣衫破烂,狼狈不堪,可是他却不觉害怕,反而咧嘴大笑起来,满是鲜血的嘴巴宛如嗜人的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走?你赶走?别忘了刺杀本王也是死罪,你叫郝昭,妻子是郝氏?只要你敢走出这驿站,本王就去京城就向六扇门下通缉令,缉拿你一家老小,让你满门抄斩。”

    赵瑞一把推开了旁边的护卫,捂着胸膛走来:“咳咳,这天下是姓赵的,本王要你们这几个贱民死,天下谁能救得了你?”

    刚刚杀出重围正欲离开的郝昭这个时候脚步一僵竟定在了原地。

    他回头怒吼道:“你这狗官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

    赵瑞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郝昭,你割破了本王的脖子,本王可以不怪罪你,你打伤了本王的胸膛,本王也可以不怪罪你,但是你若是想这么一走了之,本王就要弄死你全家老小。”

    说完眼中露出了狠辣之色。

    “你想要本王放过你?可以,先跪下给本王磕几个头以表诚意先,也许本王一高兴就赦免了你的罪名,也就不会对你抄家灭族了。”

    郝昭回头怒视,嘴唇动了动,心中有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

    杀也不是,杀了赵瑞他不敢,后果他没办法承担。

    走也不是,走了这个赵瑞下令通缉自己,天下虽大,自己牵家带口的又能跑到哪去呢?

    “我给你磕头你就能放过我么?”郝昭脸憋的通红,咬着牙说道。

    “这至少是一个机会,你不磕头就这样带着你的妻子跑走,本王可以向你保证,你一家必死无疑。”赵瑞冷冷的说道。

    郝昭二话不说,当即放下妻子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这个赵瑞便磕起了三个响头。

    “砰!砰!砰!”

    坚硬的地面被敲的砰砰作响。

    “现在可以了吧?”郝昭低头咬牙道。

    赵瑞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在护卫的搀扶下坐了下来:“不错,本王的心情好一些了,不过这还不够,再磕。”

    “碰碰.....”

    郝昭又接连磕了十个响头。

    “不够,再磕。”赵瑞接过一旁递来的湿巾擦了擦嘴中的鲜血,冷笑着看着跪在眼前磕头的郝昭。

    郝昭咬牙不语,继续磕头。

    赵瑞又招来一人,附耳轻声道:“去县里把他一家老小全给抓,本王要和这个人好好玩玩,动作要快,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做得到本王赏你百金,做不到砍你双腿。”

    那护卫神色一凛,抱了一拳,当即应了声掉头就走。

    他深深明白这位王爷的脾性,如果做不到自己就不是砍双腿这么简单的了。

    “驾~!”

    磕头的郝昭并没有留意附近的动静,随着一声呼喝响起,一匹快马顺着官道疾驰而走,返回之前途径的县城。

    但是这一幕幕却瞒不过李修远的眼睛。

    他站在驿站外面的土丘上,目中闪动着金光。

    至始至终都看着这件事情的发生。

    他没有阻止。

    因为他找不到阻止的理由。

    是郝昭嗜杀么?

    不,是这个越王赵瑞掠夺了被人的妻子,才引得别人杀上门来。

    是阻止这个赵瑞么?

    他有着皇亲国戚的身份,被封为王爷,如果他铁了心要弄死郝昭一家的话,郝昭一家是必死无疑。

    这个死结解不开,救人就等于杀人。

    李修远此刻陷入了沉默之中,他在想如果是自己遇这种情况会怎么做?

    估计已经杀王造反了吧,因为他有造反的资本和能力。

    可是郝昭不行,他虽着高超的武艺,可自身却身份低微,只是一个军户而已,家中上有老,下有小。

    背负不了这杀王的罪名。

    为了家人他妥协了,这个有着千人敌美称的武道宗师,竟跪在这个侮辱自己妻子的赵瑞面前磕头。

    李修远看见他一边磕头,一边咬着牙,牙龈都咬出了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在哭。

    是受不了这样的羞辱悲怒而哭,亦或者是他内心的挣扎和煎熬已经超过了他承受的能力,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在门口磕着头。

    李修远在外面静静的看着。

    当他看见那匹快马向着县城的方向奔走时,他明白了这是这个赵瑞在对这个郝昭的家人下手。

    “这件事情是一件麻烦事情,但是我既然遇上了又怎么能因为这个赵瑞的身份而不管不问呢?也罢,既然这天下没有人帮你,今日我遇上了,那我李修远来帮你。”李修远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赵瑞,然后二

    话不说转身离去。

    他要去先将郝昭的一家老小保下来。

    他施展法术,可以比那个护卫快的多的先到县城。

    “滕云~!”

    一阵狂风卷起,李修远腾空而起直接飞过山野,直达县城。

    附近的县,命叫礼县,在大宋国只是一处平平无奇的小县城而已,比不上郭北县的繁华,反而有几分萧瑟的味道,显然这里百姓的生活并不太好。

    郝家。

    家主县城之西,一处老旧的民房之中。

    房子虽然老旧,却被打理的整洁干净,可见这家的妇人勤快,贤惠,并不是好吃懒做之人。

    虽已黄昏。

    一个老儿和老妇却坐在门口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小儿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他不是去寻媳妇去了么?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听别人说儿媳被一伙强人掳揍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小儿此番出去不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吧。”老妇一边叨念,一边神色焦急的看着

    屋外。

    似乎就等着那拐角处郝昭带着媳妇如往常一样一起回来。

    “能有什么事情,小儿的武艺厉害,还怕几个强人?哼,妇人就是没有见识。”郝太公坐在那里重重的哼了声,虽看似不关心,实际上眉头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们担心,盼望的时候。

    忽的,街边的拐角处一个身穿道袍的道人突然大步走来。

    “唉,还以为是小儿回来了,没想到是一位道长。”老妇又叹气道。

    两老却见这道人径直的大步走来,待走到他们面前的之后却拱手问道:“两位老人家安好。”

    “道长安好。”

    郝太公有些诧异,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施了一礼。

    李修远沉吟了一下道:“见过两位老人家,贫道腾云子,云游四方,今日遇到一难事,适才贫道一路上见到了五个人,这五个人之中,有一对老人,有一个婴儿,有一对恩爱夫妻,他们本来是一幸福之家,

    只可惜劫难来临就要被抄家灭口了,贫道不忍,故而想要施法相救,奈何却少一件东西,所以急不可耐,适才一直在县城之中四处打转,就在刚才贫道路过街口的时候见到你们家中有一棵枣树,有五十年的

    树龄了,这正是贫道迫切希望的救人之物。”

    “只是不知道两位老人愿不愿意将那庭院之中棵枣树赠予贫道,让贫道砍伐掉,用来救人?”

    老妇当即就忍不住说道:“道长,那枣树可是我家中唯一值钱的东西,每年都能结好些枣子呢,卖不少钱呢,怎么能就这样送给道长。”

    李修远道:“五条性命难道就不值得一棵枣树么?老人家若是肯施舍的话,一定会得到好报的。”

    “谁知道你这道人是图谋我家的枣树,还是真的拿来救人?就没有听说过枣树能救人的。”老妇撇撇嘴道。

    李修远平静道:“贫道是修行中人,怎么会贪图世俗的钱财呢,更加不会拿这粗鄙的谎言来欺骗两位老人家中的一点余钱。”

    “这也不成,这枣树每年卖的钱可不少,不能就这样给伐了。”老妇依然道。

    不过旁边的郝太公却呵斥道:“妇道人家懂什么,道长是拿我们家中的枣树救人,怎么把道长当成了骗子了呢,这位道长,实在是对不住,我这老伴没什么见识,说不出什么体面的话来,还请道长不要生气

    ,如果道长真的是拿枣树救人的话,尽管取去,一棵不值钱的树能救五条人命也值了。”

    “谁说的,分明能值不少钱呢。”老妇嘀咕了一句。

    郝太公怒目道:“别说了,这枣树是我当年种下了,难道今日还不能伐了它么?道长尽管拿去救人,这个家还是我做主。”

    李修远笑道;“这位太公高义,你的良善一定会得到回报的,既然太公答应了,贫道这就把这枣树伐了。”

    “道长需要帮忙么?我那儿子有一把力气,砍树几下就能砍倒,只可惜他今日出去没有回来,道长如果不急的话可以再等等。”郝太公道。

    李修远道:“是么?那作为报答,我就把太公的儿子给寻回来吧,不过这得先等贫道把树砍了再说。”

    说完他便径直走进了院子。

    手掌一动,取出了一柄利剑。

    这正是泰阿剑。

    “真是活神仙啊。”见到这道凭空变出一把剑来,郝太公睁大了眼睛,很是惊讶啊。

    旁边的老妇也是愣住了,嘴唇一哆嗦,竟有些畏惧起来。

    有这样的法术,这个道人肯定不会是骗子。

    “好,好,道长是真高人,这棵树尽管砍去,只是还请道长砍树的时候当心一点莫要砸坏了我家的屋子。”郝太公说道。

    “太公放心,贫道自有分寸。”李修远道。

    说完,他举起了手中的宝剑,只是一砍。

    好似一道金光闪过,照的眼前一花。

    当即,这颗高大的枣树便轰然倒地。

    “倒了,倒了,道长当心啊,快些避开。”郝太公心惊喊道。

    “不用避,待贫道收了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