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孤鸿天涯远 第一千章 化敌为友

    砲丸,数百斤重呢,凡人搬运吃力,却被修仙高手视若无物。便在无咎砸出砲丸的瞬间,林彦喜与吴昊等人,也将抢来的砲丸,冲着逼近的兽群、山顶上的人群,狠狠砸了过去。

    “轰、轰——”

    砲丸只要受到撞击,即刻爆炸。

    无咎砸出去的砲丸,尚未抵近火蛟,便被喷出的烈焰击中,顿时炸开一团巨大的火光,迅猛的威力骤然爆发,逼得火蛟凌空倒卷,旋即变得更加的愤怒,张牙舞爪再次扑来。

    “轰、轰、轰——”

    林彦喜与吴昊砸出去的砲丸,仅仅击中一两头猛虎,便划过半空,直奔下方落去。而山顶上、山谷间,聚集着更多的人群兽群,面对从天而降的砲丸,根本躲避不及。顿时烈焰滚滚,轰鸣阵阵,血肉崩飞……

    而十余个壮汉骑乘的大鸟,却安然无恙,趁机逼近,各自抡起刀斧,直奔围困中的六人扑来。

    砲丸的威力,固然惊人,却稍显笨拙,难以应付众多的强敌。

    “林彦喜,头前开路,本先生断后……”

    无咎的喊声未落,凶恶的火蛟已近在眼前。他举起上昆铁弓,“嘣”的三支箭齐射而出。

    “轰、轰……”

    接连两支箭矢,被烈焰吞噬,炸开两团火光,而第三支箭矢,射中火蛟的腰腹之上。又是一声炸雷轰鸣,威力强劲,火蛟承受不住,倒飞盘旋……

    与此同时,林彦喜也拿出他的上昆铁弓。此前共计炼制了七张铁弓,他师徒各持其一,余下的两张弓,则送给了无咎。而他开弓便是连珠箭,十余支带有箭珠的箭矢飞向四方。团团火光炸开,逼到近前的大鸟,或是翻身坠落,或仓惶后退,围困的阵势,顿时不复存在。

    吴昊等人见机得快,跟着林彦喜飞遁急去。

    而灵儿犹在回头观望,一袭白衣煞是醒目,

    “走啊——”

    无咎随后而至,大声催促,却见灵儿依然回首顾盼,一双眸子神色莫名。

    “哎呀,莫非舍不得那家伙……”

    忙乱之际,无咎也是口不择言,伸手抓向灵儿,便要带着她一起冲出重围。而灵儿却是面带怒意,一把将他甩开,嘴里恨恨念着“臭小子”,旋即又轻声叱道:“小心……”

    一道杀机突如其来,便如大山欲倾而令人不寒而栗。

    无咎回头一瞥,脸色微变。

    只见卫戈踏着火蛟,再次追来,而尚未追到近前,他竟凌空蹿起,恶狠狠的抬手一挥。霎时银枪出手,杀气呼啸。而不过丈余长的银枪,眨眼间变成了三丈、五丈……俨然一道粗大的闪电,带着穿云破雾的威势,直奔着他怒袭而来,且无从躲避而悍不可挡……

    天心城的城主,果然非同小可,此时愤然出手,竟堪比飞仙的全力一击!

    “闪开——”

    灵儿娇声呼喊,手中多了一把小巧的玉剑。她应该看出那把银枪的厉害,她要帮着无咎挡住抵挡强敌。

    “你给我闪开——”

    无咎岂肯相让,闪身拦住灵儿,抓出几枚玉符掷出,顺势抬手一指——

    “夺——”

    蔽日符炸开,片片光芒闪烁。半空之中,霎时结成一道厚厚的法力屏障。

    随即夺字诀祭出,又一层强大的法力禁锢四方……

    “砰——”

    “喀喇——”

    而蔽日符刚刚显威,便崩溃殆尽,旋即夺字诀的法力也难以支撑,从中炸开无数的裂缝。紧接着一道银色的闪电,带着摧枯拉朽的威势轰然而至。

    无咎脸色微变,伸手扯出一张白骨大弓。凶险关头,他再不敢侥幸。唯有撼天神弓,能够对付卫戈城主的银枪。而他刚刚抓弓在手,尚未拉动弓弦,便已被雄浑的杀机所笼罩。他只觉得窒息难耐,法力难继……

    生死旦夕,一道白色的剑光呼啸而去。

    竟是灵儿的玉剑,依然小巧,却如闪电突现,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白色的光芒。

    “灵儿……”

    无咎大惊。

    “砰——”

    白色的剑芒狠狠撞上来势凶猛的银枪,发出一声震耳的闷响。而白色剑芒威势减弱,却并未溃散。随即又一道白色的剑芒随后而至,再次撞上了银枪。

    “砰——”

    接连两道剑芒,逼得银枪稍稍一顿。而一道又一道剑芒,呼啸闪现。

    “砰、砰、砰……”

    接连九道剑芒,便如九道闪电,相继撞上银枪,强劲的威势犹如江潮倒卷,一道猛过一道、一浪猛过一浪……

    银枪的攻势受阻,却依然杀机森然。

    有人从天而降,一把抓住枪柄,或是要全力强攻,却心有不忍而悲愤出声——

    “灵儿,你……你竟然与我为敌……”

    是卫戈,人在半空,手抓枪柄,气势张扬,彷如神人天降。只是他面带痛苦,话语颤抖。

    一身白衣的灵儿,犹自双手掐诀,傲然随风。而看二三十丈外的卫戈城主,她忽而脸色微红,眼光闪烁,迟疑道:“我……我……”

    “灵儿,速速收手,以免伤你……”

    “……”

    “灵儿,跟我走吧。我卫戈发誓,给你一座城……”

    “呸,大胆淫贼,灵儿也是你叫的……”

    灵儿的出手,使得无咎的窘境大为缓解。而两人的对峙,以及暧昧的话语,让他来不及缓口气,便举起神弓,扯动弓弦,气急败坏道:“去你的破城,我箭射日月……”

    弓弦炸响,烈焰破空。一道火红的箭矢,直奔卫戈怒射而去。

    卫戈为情所困,正当悲伤之时。或者说,他也没将箭矢放在眼里。而此时的烈焰箭矢,与之前不同。他刚有察觉,想要躲避为时已晚。

    恰于此时,一道身影冲到面前,竟是那头火蛟,冲着射来的箭矢张嘴便咬。谁料烈焰闪电,势不可挡,“砰”的一声透体而过,旋即偌大的头颅已被炸得粉碎。

    “啊……”

    眼睁睁看着火蛟丧命,卫戈禁不住惨呼一声。而他尚未回过神来,烈焰箭矢带着可怖的杀机到了面前。他急忙倒转银枪,拼命抵挡。而无坚不摧的银枪,竟“咔嚓”崩断。他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下半空。

    无咎却不敢耽搁,抽身便走。而灵儿收回玉剑,犹在愣怔,被他一把抓住手臂,就此飞遁而去……

    山谷中,依旧是热浪滚滚,却多了呛人的血腥,以及满地的血肉狼藉。

    卫戈踉跄而立,衣衫破碎,满身血迹,神情恍惚。

    他的面前,躺着火蛟的尸骸,却威风不再,且少了头颅,很是惨不忍睹。而除此之外,四周还躺着成堆的死尸,有猛兽,也有天心城的勇士。幸存的兄弟们,也多半带着伤痕……

    便于此时,七八道人影,翻过右侧的山顶而来,一个个同样的遍体鳞伤。

    卫戈兀自盯着地上的尸骸,眼光中透着痛苦。

    “大哥,攻势缘何中断,致使妖人逃脱……这是……”

    来的是明月城的卫仁,本想质问,而看着山谷中的惨状,已猜到了八九分,禁不住叹息道:“唉,大哥啊,女人是祸水,沾不得,你却……”他摇了摇头,摊手道:“莫说你的火蛟死了,兄弟我也差点没命,却总不能任由妖人逃脱,而眼下又该如是好呢?”

    卫戈摇晃两步,伸手捡起一截银色之物。丈余长的银枪,仅剩下短短的六尺。他端详着毁坏的宝物,禁不住闭上双眼。而一道白衣人影,依然挥之不去。他狠狠甩了甩了头,猛然睁眼,刚想发作,又艰难道:“不……灵儿与我动手,绝非本意,她也愧疚呢……”

    卫仁急道:“大哥,那个女子,乃是妖人,当务之急,查明去处,予以剿灭……”

    “不必多说!”

    卫戈摆了摆手,将半截银枪“砰”的杵在地上,重重喘了口粗气,似乎恢复了几分精神,道:“找到妖人的去向,或也不难,怎奈我身子有伤,亟待将养几日,之后寻求道门高人相助,灵儿……”

    他说到此处,伸手握拳,咬牙切齿道:“我乃顶天立地的男儿,岂容他人抢走心爱的女人?灵儿,我定要将她抢回来!”

    此时,远处的人群中,有个粗手大脚的汉子也是愤愤不已。

    哼,那位无兄弟,不仅骗取了我甘虎的信任,还抢了城主的女人。不,他不是兄弟,他是十恶不赦的妖人……

    ……

    拂晓时分,天光朦胧。

    临近河边的树林中,冒出一群人影。

    为首的老者,正是妖族的万圣子,随后的三十多个壮汉,则是他的徒子徒孙。而一行走到河边,顾不得歇息,各自东张西望,依然有些狼狈仓惶。

    不消片刻,树林中又冒出一群人影。

    那是无咎,韦合,以及广山等十二位月族的兄弟。

    曾为死敌的双方,如今来到异域,竟然患难携手,一同闯出了火蛟谷的重围。而纵然如此,相互间还是戒备心重。无论是逃亡的途中,或就地歇息,各自结伙成群,以免猜忌而节外生枝。

    便如万圣子所说,此乃异域,名为北俱洲。卢洲的恩怨,不妨抛在一边。

    对此,某位先生深以为然。于是双方齐心合力,冲出火蛟谷,击败了明月城的卫仁,又狂奔了一宿,总算是转危为安。

    不过,接下来又将去往何方,尚无定论。

    “在此歇息片刻,如何?”

    万圣子在水边踱着步子,手拈长须,悠然出声。而妖族的众人,不待吩咐,已四下散开,或盘膝而坐,或手捧河水洗漱纳凉。

    十余丈外,无咎停下脚步,稍加查看远近的动静,然后摆手示意。

    韦合与广山等月族的兄弟,早已疲倦不堪,又是满身的臭汗,旋即直奔河水扑去,也想着就此洗漱一番。

    只听万圣子又道:“无咎,过来说话——”

    无咎站着没动,神色迟疑。

    而万圣子却转身走了过来,笑道:“你我已化敌为友,何故这般小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