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八章 凤血弊端

    对于这些刺客组织,莫说是张百仁,就算当年的秦始皇也没有任何办法。

    好在自己得了一滴凤血,不然死的可真是太冤了!

    就算自己有返阳花,但返阳花在自己的元神之中,谁能施展返阳花救活自己

    “所有人都带入诏狱严加审问”张百仁整理好衣衫,看来赤练霓裳也不是万能的,怪不得杨素身死之前没有穿在身上。赤练霓裳对于普通武者来说乃是至宝,但到了一定级别的刺杀,赤练霓裳已经挡不住了。

    院子里吵吵闹闹,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感受着凤血滋润自家身躯,张百仁忽然觉得哪里不同了,自家身躯和之前不一样了。

    以前自家修炼句芒真身所带的不死之身乃是主动技能,如今经过凤血祭炼,即便不施展句芒真身,也可以不死不灭,这是被动技能。

    “怪哉!我似乎可以掌控一股奇怪的力量。”

    张百仁喃喃自语,马家庄抄家灭族,无数哭喊之声接天连地。

    “死一个马家庄已经不错了,我若不提前处理,落在陛下手中那便是诛九族的下场”张百仁眯着眼睛,慢慢敲击案几:“发生这么大事情,若不死几个人,怎么说得过去!”

    就在此时,马家庄外传来一阵吵闹,张百仁刚刚死过一次,此时心情不悦:“何事如此吵闹”

    “大人,朝中大臣来了,责问为何抄家灭族”有侍卫禀告一声。

    “将他们挡在外面!”张百仁冷冷一哼。

    “是!”

    瞧着侍卫退下,感受到外面的官气,张百仁眯起眼睛:“事情倒是出乎我的预料,居然来了这么多朝廷显贵!”

    “大人,铜模始终不见踪迹!”有侍卫走过来,硬着头皮道。

    张百仁随手起局,随即眉头皱起。

    测算推演之术也不是万能的,像铜模这种关乎大隋国运的宝物,都干系着天下万民因果极大,已经影响了天机的运转,就算是张百仁也推算不出来。

    “算不到,那就只能人为审讯!”

    “大人!这钱庄的老板半年前便已经失踪,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骁虎走进来道。

    张百仁背负双手,在院子里转悠一圈,过了一会深吸一口气:“你等回去严加审问,本都督去一趟瓦岗!”

    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缓步走出庄园,却见门口围绕着十几位当朝权贵。

    “张百仁,你为何无故查抄马家庄!”吏部大臣训斥着张百仁。

    “这厮叫什么来着”瞧着那胡子花白的老大臣,张百仁不记得此人名字,对于众人指责视若未见,直接一步迈出消失在庄园大门前。

    “竖子!竖子!端的不当人子!端的不当人子!”大臣怒斥了一声。

    漫步在洛阳城中,瞧着依旧平静安和的洛阳,张百仁与众人交错而过,三个时辰便已经到了到了瓦岗地界。

    “瓦岗山!”张百仁到了瓦岗地界,坐在一块青石上休息。

    前世的时候,觉得瓦岗山威武霸道,替天行道推翻暴君,好生的厉害、好生的崇拜,如今换了位置,却觉得这瓦岗山日后必是毒瘤!大隋的毒瘤!

    铜模丢失,不知为何自从徐茂公出现在马家庄园后,张百仁总有种感觉,此事必然与瓦岗山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瓦岗地界距离洛阳并不算远,所以此地依旧繁华,斜倚在大树上,张百仁在研究体内凤血的力量。

    这是一种玄妙的力量,不死!不灭!不染琉璃!

    天地间有一股奇妙气机不断向着自己体内汇聚,改造着自己的身躯。

    “凤血!好宝物!”张百仁笑了笑。

    休息了一阵

    走出十几里,忽然来到了洛水河畔。

    “都督,咱们可是又见面了!”

    洛水河畔忽然翻滚,老龟自洛水中钻了出来。

    瞧着背负壳子的龟丞相,张百仁诧异道:“你不是说去远游吗”

    “老龟今日找都督,正是因为此事!”老龟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上次水母肆虐,老龟听从主人的吩咐,给予各路群雄机缘,却不曾想居然给错了东西,我家主人将我好生的责罚,直到前些日子责罚才结束。”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张百仁摸不着头脑。

    老龟看着张百仁头上的玉簪:“只要都督肯将玉簪还回来,各种宝物任凭你挑选。”

    “哦,原来是冲着我这玉簪来的!没听人说宝物送出去,还能要回来的道理。更何况这宝物可不是你送我的,乃我斩妖除魔的报酬。你当初不肯给我这玉簪,我还不会助你降妖伏魔呢。到时候水神宫必然毁于妖魔之下,老龟你也是锅里炖了”张百仁断然拒绝,这玉簪可是好宝物,绝对不能交出去:“而且这玉簪与我本命相连,已经化作了我的本命法宝,老龟你就不要想了。”

    老龟一双王八眼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无奈一叹:“你小子不好好想想这玉簪大有来历,涉及到一位大人物,落在你身上便是麻烦,不如让老龟我交出去,也好免了你这麻烦。”

    “我自出道至今朝,麻烦无数!从未怕过什么麻烦”张百仁不置可否。

    老龟看着张百仁,面色诚恳:“我这是为你好,那人来头极大,权势极重。莫说是你,就算当今天子也要忌惮三分,一旦大隋灭亡,必先取你性命。”

    “叫天子忌惮三分老龟没和我开玩笑”张百仁不信这世上有什么人能叫杨广忌惮。

    “可惜此人名讳尊称不能提及,不然你定会改变主意”老龟说完潜入洛水,河面逐渐恢复了流动,留下张百仁站在岸边发呆。

    “不管是谁,这玉簪乃一件顶级宝物,其口诀传承玄妙无双,我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说完后张百仁脚踏波澜,身形消失在洛水中。

    洛水神宫

    老龟与洛水水神你看我我看你。

    “大人怎么和哪位交代”龟丞相道。

    “我本就没有洛水神诏,不然也不会整日里担惊受怕。这洛水怕是不能呆了,你我需准备退路。哪位咱们得罪不起,眼前这位大爷也得罪不起啊”洛水水神无奈道:“两头受气!”

    张百仁脚踏落水,心中思忖着老龟所言。能叫杨广忌惮的强者,貌似这世上没有。就算至道强者,也绝非龙气昌盛加身杨广的对手。虽然没有动过手,但张百仁心中却坚信这一点,这直觉如此突兀,但却如此合乎常理。

    “不对劲!”

    走了一段路,张百仁忽然停下脚步,看着脚下洛水,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厌烦之感。

    “凤血!”

    凤属火,与水接触自然厌恶。

    “此事有些难办了!果真这世上的事情有利有弊,没有完美无缺的法子!”张百仁立于落水上,丹田中的定海珠此时如芒在背,刺的自己周身生疼。

    “这不是我想要的!”张百仁脚步迈出来到了岸边:“总不可能为了凤血,废掉自家真水玉章。这定海珠来历不明,但却总给我一种莫名感觉,似乎这宝物极为重要。”

    “不死之身与自家道法相克了!”张百仁面色顿时阴沉起来。

    凤血的力量不单单克制真水玉章,甚至于随着身子改造,日后句芒真身也许会被废掉。火克木,句芒真身怕是不成。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处的虚空,眉头紧锁。

    “除非废掉不死之身!”许久后一个念头划过脑海,顿时唬得张百仁心中极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