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 何苦相逼

    夜色中,莫愁湖湖水通透,明月繁星点缀在其中,与夜空连成一片,好像一整片幕布。微风吹过,一艘艘折好的纸船载着蜡烛,载着希望,在群星中往远方的水面驶去,仿佛要直接航行到茫茫的星空之中。

    许愿后,双手轻轻把水灯放在水面,又唯恐不小心把烛光弄熄,灭了心愿,水心眉蹲在湖边的石阶上,望着逐渐远去的纸船,不由地痴了,忽然有点后悔将她与宋景舟的感情祝福寄托在上面,轻声问道:“景舟,这船会沉吗?”

    波光水影映河灯,湖边放水灯的人很多,有寄托对逝者的缅怀思念,有的在祈福,期望实现放灯者的心愿和企求。一行五人也买了材料,各自亲手折了纸船,

    一盏盏水灯就这样随着上千万个心愿,闪闪烁烁,与河面上皎洁月光的倒影,还有若隐若现的星星,统统一起在河面上微波荡漾开来。

    站在水心眉身边的宋景舟,同样望着点点灯光,更多的注意力落在言复雨所放的那盏水灯之上,也不知她许了什么心愿。

    “会沉的。”

    水心眉感到自己的眼睛酸酸的,很快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但它是在完成使命,将我们的祈愿带上了星空后才沉的。”

    如凌波仙子般立在湖边的言复雨心中微动,侧目瞥了眼卓然而立的宋景舟,只见他气质儒雅飘逸,凝视远方的双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身上隐隐有着股孤傲的气息。

    宋景舟的话,让水心眉破涕为笑,嗔怪道:“真是的!尽惹人家伤心。”

    “你许了什么愿?”水心眉轻声问道。

    宋景舟将自己的视线抬高,看向那无尽的星空,慨然说道:“我要成为这天下的第一高手!无数人因我而兴!有无数人因我而亡!”

    水心眉怔住了,她不是认为宋景舟在说大话,成为天下有数的高手也是她的梦想,宋景舟虽然现在实力暂不如自己,但她始终对他充满信心,只是……,好像……,至少也应该是两人一起逍遥江湖才对。

    言复雨与师姐面面相觑,眼前的这个男人豪气不缺,就是未免有点好高骛远,问花宗在魔门中也仅是个小宗门,传承的功法再怎么练,上限注定他很难取得太大成就。

    “啪!啪!啪……。”郭路抚掌笑道:“呵呵,我要是不从政,也是希望能称霸江湖,成为一代豪侠的。”

    在郭路看来,天下第一高手不过是个人武力,在如今大规模的热兵器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后的江湖将越来越难以左右政治,所以此时他对宋景舟的抱负也有了偏差,很自然地忽略了后面两句。

    “不过,随着科技发展,政府职能的完善,修行者可能不会如以前那样逍遥,宋兄可要有心理准备啊。”

    点了点头,宋景舟没有解释,而是道:“只要是未来,就会有无限的可能,我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未来。”

    “说得好!”明重玄赞叹道。无论是净慈斋师姐妹,还是郭路都被宋景舟说中了心事,再成熟也改变不了他们俱是二十岁上下年轻人的事实,不由心潮澎湃起来。

    “两位大家,放了水灯,可是忧国忧民又无暇惜身了吧?”郭路笑道。

    “其实我求的是一段好姻缘。”明重玄忽然俏皮地眨了眼睛,宛如仙女下凡,归了人间。

    郭路满脸都是不容置信的神色,这师姐妹,一个比一个突兀,却又都在情理之中。

    “我净慈斋弟子一向情事艰难,能掌天下事,却失己身缘!有这样的机会,自然要好好求求。”明重玄坦然地说道。

    言复雨与宋景舟的视线一触即开,一个灼热,一个嗔怒,仿佛在说:你都有佳人相伴,看我作甚!

    “砰!啪!”

    “砰!啪!”

    ……。

    天空中突然腾起了大片的烟火,照亮将整个天地,将一切都映成五彩斑斓之色,全金昌人的都抬了头,脸上流淌着光彩,发出阵阵欢呼声。

    烟火下,湖水旁,勾勒出四个年轻人昂首望向天空的背影,而寄托他们祈愿的水灯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天的尽头。

    红灯熄灭,绿灯亮起,宋景舟从遥远的记忆中恍然,紧盯着路对面那心中的人,抬腿向她走去。

    王实仙诧异地望着马路对面一老一少的两位美女,同样气质出尘,面目沉静而美丽,宛若姐妹站在一起,唯一的区别就是老的那位满头银发,让人感到岁月沧桑的痕迹,为她增加了无尽的韵味。

    少的,是秦雨蒙,冲王实仙微一点头,然后把注意力重新放到了逐渐走近的宋景舟身上。

    那位老的,无疑就是前些日子刚与宋景舟交过的,秦雨蒙的师父,言复雨言大家了!

    由于四人都别具独特相貌,这般相向而行,自是引得无数行人注目,但四人却对别人的注意视若无睹。

    “今晚不杀我?”宋景舟走到满头银发的言复雨身旁,不再出口称“吾”,言语中包含深刻而复杂的感情,心中人永远的青春模样与眼前的人重合在了一起。

    言复雨眼中露出无限痛惜之色,柔声说道:“你明知道我是爱你的!如果你愿意,我会放弃所有,常伴君左右,”

    震惊!王实仙的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这可是修行界头号大新闻啊!净慈斋的扛把子居然柔情蜜意地对一个不久前还打得死去活来的魔头说我爱你。

    站在一旁的秦雨蒙脸上没有任何惊讶之色,净慈斋的女人不来都不是绝情。

    宋景舟沉默了一会,摇头道:“如果你当年先如此做了,说不定我就真的如你所愿,放弃所有的努力,甘愿被你束缚。”

    “可惜,你坚持了自己的理想。”

    “如今我元神已成,早已不是男女之情可以羁绊的,就是这太一星也无法束缚!何必再说此话?当年我曾发出宏愿,要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让世人因我而兴因我而亡。”

    “前半句我早就做到了,后半句当年我没有成功,现在我想试一试!”

    言复雨凄然说道:“你总是在逼我杀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