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创伤 (一一八)过往(尤菲·斯坦米兹,II)

    有了空赠送的「礼物」,两人没有花太多工夫,就找到了属于琳「同族」的家园。

    那是大陆东南的雪山之巅,高逾数千尺,人际向来罕至。琳用龙语轻声吟唱,富含魔力的词句驱开笼罩群山的幻景,展露出其后的庞大洞口。

    她们向内走去,穿过异常宽阔的走廊,来到一间数十公尺方圆的大厅。它处于山腹上部,上方的山石被全部移开,展露出薄云与苍穹。一道透明力场笼罩于顶端,无论风霜雨雪,仍使此地温暖如春。

    身披银色长裙的高挑女性起身迎接两人,丝毫不显疏离。问过来意以后,她爽快地答应带她们飞越汪洋,前往那片不留于任何传说的大陆。

    尤菲同时询问了关于伯炎,以及伊尼斯历任帝王的事情。与两人猜测的情形相近,每一名被寄予厚望的龙族,都会前往人类的国度,担任历时三十年的帝王。而任期内的表现与评价,将决定谁能在接下来的一百五十年内,成为「龙族议会」的新任统领。

    从云月的语气来看,伯炎这一次的处理显然称得上出色。至于龙族为何形成了统一的议会,而非如少女印象当中,各族之间很少联系的情形,对方则没有正面回应。她告诉两人,等到这段旅程结束,她们的疑惑自可得到解答。

    然后第二日,两人与云月一同出发。

    在温暖的阳光下乘风飞翔,无论何时都是让人心情愉快的体验。尤菲曾不止一次这样做过。利用秘术或者制成的工具,更多则是坐在格蕾丝背后。

    但眼下的方式还是头一遭。

    银龙宽阔的脊背足以坐下几十人,鳞片狭长而晶莹,如同从未见过的宝石,每一枚之间都毫无分别。巨龙轻轻扇动着双翼,魔力卷起气流,推动她快速而平稳地前行。若有若无的魔力屏障笼罩四周,隔绝侵袭的寒风,令环境与地表一般舒适。

    “说起来,极东荒原的那一次,是伯炎殿下让你跟着我们的么?”

    金发少女抚摸着一枚比她手掌还长的鳞片,好奇地问道。那些鳞片如镜面般光滑,入手却稍许柔软,完美贴合住银龙的身躯。

    尤菲记得,只有足够年长的巨龙才拥有这样的特质。魔力浸透她们全身,以至于改变了鳞片的物理性质。这些看似「柔软」的龙鳞,拥有无出其右的防护性能——无论针对物理或法术。

    对于云月——或是伊尔哈拉,这条存活了数千载,银龙一族的王者而言,那正是时光赐予的证明。

    “不。”巨龙发出一声悦耳的低鸣,“伯炎告诉了我,而我对于某人的「眷族」有些兴趣。”她修长的脖颈轻摆,“龙脉术士还算多见。通过承受金龙之血而转为龙族,据我所知,成功者不到百一之数。至于幼年期就精通化形的,我仅见过你一个。”

    “嗯……科伦斯院长帮了很多忙啦,而且还有尤菲陪着我。”琳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转开了话题,“那个,阿拉克夏大叔……你答应他了没?”

    银龙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稍显低沉,“答应了,但对他而言……那不够及时。”

    笼罩着银龙的魔力一瞬间有些压抑,金发少女掩住嘴,感觉自己问了个不恰当的问题。但云月很快恢复平静,继续越过宽广无垠的碧海,向远在西方的大陆飞行。

    “在你们的时代,应当听说过「暴风之海」这个名字吧。”数分钟后,银龙再一次开口说道。

    尤菲点了点头——巨龙的魔力感知与视觉一样灵敏,无需回头也能看到两人的动作。“位于神术网络边缘,混乱魔力造就的风暴常年不息。根据巫师联合会的记载,宽度约为一百四十公里……我们要传送过去吗?”

    “记载没错,对于从前而言。”银龙伸展双翼,笼罩着她的魔力屏障缓缓散去,“「暴风之海」已经不存在了。”

    四周仍是一片蔚蓝,但尤菲敏锐地察觉到,前方风景仅仅是周边环境的折射,一个笼罩着整片海洋的庞大幻景。

    “五百年前,龙族用尽余力,在暴风之海边缘设下屏障。它阻止一切向远东蔓延,也保护那些胆大妄为的,探险家们的性命。基本都是格尔诺人。”云月低沉地叙述道,“现在隔绝着艾尔大陆与「远东」的天堑,被称为——”她轻轻吸了口气,“安宁之洲。”

    话音落下那一刻,银色巨龙飞越无形的屏障,将隐含于幻景背后的真实,展现在两人眼前。

    ——那是无比平静的海洋。

    海面平整如镜,却无法反射出巨龙的身影,只是散发着灰白的柔光;空气中没有一丝风,魔力屏障已然散去,可仿佛还有东西环绕众人;头顶异常阴沉,日、月和群星全不可见,甚至看不出是什么遮挡了它们;一片死寂之间,阵阵微弱的震颤穿透空间,无形无质,毫无规律,只是尚未停息——

    如同濒死之人的心跳。

    尽管心有准备,尤菲仍忍不住吸了口气——她的好友亦是如此。少女用力抓住琳的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它……有多宽?”

    “四千公里,一直到那片「大陆」边缘。”银龙轻声说,继续疾速向前飞行,“试着适应这里的环境,在我们抵达之前。”

    尤菲沉默着点点头,沉下心神,努力感受从四周传来的一次次震颤。它随着前行缓缓增强,逐渐明晰,可狂乱无序的本质丝毫未改。对于任何生灵,那都是致命的慢性毒药,且效力远强于学院实验室中,绝大部分贴着「危险」标志的物品。

    好在她是一名女巫。

    极东荒原上,她学会了如何在野魔法区施展秘术。如今需要做的有些类似,不过是从在体内构建法术,变为用魔力保证身躯正常运作。区别在于,施展法术只需一瞬间,维系身体不受损害……则是个长期任务。

    琳比她更擅长这样做。她变回人类便是类似的手段,最多只需一点调整。在好友的指导下,尤菲花费了三四个小时,终于建立起稳定的防护。她睁开眼睛,重新眺望远处,发现下方已经是坚实的大地。

    “我准备好了,云月女士。”尤菲轻声说。

    银龙低鸣回应,平稳地降落到地面。尤菲握住琳的手,从巨龙的右翼快步走下,环顾着周边的荒芜。

    眼前除了一望无际的灰黑,再不见其他颜色。唯一的光源来自脚下,从灰色的土壤中点燃。四周阴影幢幢,有形无质,仿若漆黑纸页般的‘东西’成群结队,漫无目的地来回游荡。它们不断扭曲着形态,分解再互相吞噬,较大与较小的个体相差千倍有余,但都无法辨识出所属何物。

    一面数公尺高的黑色‘墙壁’掠过众人,尤菲闻到像是烧焦尸体的味道,接着转换成带着辛辣的甜味。针刺般的疼痛扫过皮肤,‘墙壁’从另一侧离开,仅留下彻骨的冰寒。

    她打了个冷战,蹲下身,用手心盛起一捧泥土。它们在她掌中跳跃着,发出黯淡的光芒,迅速化作灰烬飘散。

    “魔力沉积。”尤菲喃喃道,她只在书本中了解过这种场景。那是内层界的独有特性——遵循特定的规则,能量与物质可以自由转换,“……可这里是物质界啊。”

    “内层界也有元素生物居住,听说水元素界还有很多鱼呢。”琳用指尖在地面划出图案,它们转瞬便消失,回归一片虚无,“这儿就只有那堆影子。”

    还在海上的时候,尤菲就发现了这一点,而现在更加彻底。这里没有野兽,没有昆虫,没有植物,没有真菌……当然也没有人类。哪怕适应力最强的微小生命,也无法在此繁衍生息。

    即使拥有魔力防护,吸入的空气仍不断烧灼着全身。身处眼前的环境,她最多只能坚持几天,随后便会衰弱死去。琳和云月或许久一些,却同样不可能长期居住。

    “它需要多久,才能回到原本的样子?”尤菲将手掌贴在地上,想要找到一丝故乡的影子——但她失败了。

    低鸣再次传来。“几千年,或者更长。也许……等到所有人都忘却了这段历史,它才能得到新生。”

    她抬头看着云月。银龙望着她,琳也一样。她忽然知道了眼前一切的来由,或许是直觉,或许不是。

    “一次战争,对么?”少女直起身体,心中默诵着那些熟悉的名字,“发生在诸神……”她摇了摇头,“「神使」之间。”

    轻柔的拍掌传入耳畔,她转过头,看到许久未见的熟悉身影,毫无预兆地立于面前。

    那是名纤细而优雅的女性,像是卡玛尔人,身着轻便的束腰外套,长发于脑后束成马尾。她与尤菲差不多高,右腕戴着一枚奇妙的手镯,有如翻转一圈的纸环,发出柔润的光泽。周边虽然昏暗,尤菲仍能看清女性温和姣好的容貌,与她相同颜色的发丝,以及那双带着笑意的鲜红瞳仁。

    一如七年前的记忆,毫无分别。

    “好久不见。”艾莉西娅柔声说,“欢迎回来。”

    少女向前走出一步,递出双手,然后将身体埋入母亲怀中。寒冷与荒芜霎时消散,温暖与勇气重新回归全身。她微微呼出一口气,感觉视线有些迷蒙。于是她闭上双眼。

    她不清楚对方是怎样到达这里,又如何知道自己前来。但若是她的母亲,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无论眼前的景象预示了什么,只要呆在对方身边,仿佛就不存在任何困难和挑战。

    然而尤菲知道,那是不行的。

    她不再是七年前的孩童。母亲送自己前往伊格尔学院,又一路将她引导至此,并非为了让她在这里停步。逃避大概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可总要有人选择面对,才能避免最坏事情的发生。

    周围寂静异常,让她回想起与琳结识前的学院夜晚。彼时她对冒险一无所知,每天除了研究秘术学识,就是阅读喜欢的书册。学院塔楼的藏书室同样宁静,那里收藏了无数各类书籍,每本都足够消磨数晚时光。

    她原本以为,寻找母亲只是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旅行。在那之后,无论回到学院当一名导师,进入巫师联合会参与研究,或是与好友一同开起店面,都是更适合她的安稳生活。

    如今来看,其中一个目标已经达成,而另一个……变得更加遥远。

    大概母亲早已预见了这一切。少女心中有少许埋怨,却没有丝毫不满。不知不觉间,她的想法发生着改变。也许是旅行带给她的感悟,也许是安雅的决心传染了她。一言以蔽之——

    那便是成长。

    尤菲睁开双眼,让瞳仁中的雾气散去,然后退开两步,再次望向母亲的脸。这一次,与她交错的目光温暖柔和,还带着清晰的期许。

    “有信心么。”艾莉西娅曲起手指,轻轻托着下巴,“我的女儿?”

    少女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尤菲平静地说,一如闲话日常,“毕竟我无法预知未来。不过——”

    她抬起双臂,分别抓住母亲,以及琳的手,带着两人走向云月。

    “让我们先离开这里——然后,回到这次旅程开始的地方。”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