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学院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事因

    千里帮和风波堂的斗争,最初源自于罗三手下的一位李管事,这李管事也算是千里帮的老资格,平时在一群苦哈哈中,也能得几分体面。

    李管事无家无口,四十岁了也还是光棍一条,平生最爱的就是一个‘赌’,领了工钱,也大都扔进了赌场里。

    不过这李管事也还算有几分个性,虽然爱赌,但不烂赌,且愿赌服输,从不差人赌资。

    但最近这一次,他却是遭了一行三人的仙人跳,刚刚上桌,就输了个底儿掉,不过李管事也是赌场老手,三两下就察觉了不对,这一怒之下就和那三人打了起来。

    一对三,李管事自然是吃了大亏,筋断骨折,鼻青脸肿的被人给抬了回来,而罗三一看,却是气的鼻子都歪了,当即也不调查,直接点了人手,将那三人也是抓了回来,又是一番好揍,差点要了这仨人的小命。

    应该说事情发展到这时,都还不算什么,毕竟城寨内因一言不合,而发生的斗殴事件不要太多,死上个把人都正常,警务司不会追究,死者家属上告无门,最终就是不了了之。

    可问题是这三人也不是什么无名货色,反而是西市区两大顶尖帮派之一,风波堂下的正式成员,据说其中一人还和风波堂内的高层是亲戚关系,走的很近。

    最主要的,千里帮的人动手时也并不干净,而是被外人看了去,又报道了风波堂,于是,风波堂直接找上了门……

    从罗三的角度来看,他也是被架在了半空,下不来了。

    不说其他,仅仅是‘千里帮怕了风波堂’这一个流言传了出去,千里帮前期积累的声望和威严就荡然无存。

    而这一来二去,两个帮派数次摩擦交手,互有死伤之后,事情却是越闹越大,最后只得约定上生死擂台,以输赢定对错。

    而唐德现在所要去的地方,也就是西市区地下的生死擂,作为后备的选手之一……

    马车内,唐德静静听完,双眼似开似合,一手则点在手中刀鞘上,发出细微清脆的敲击声:“再和我说说风波堂?”

    罗三:“风波堂,又名风波会。红岩城老牌的大型帮派之一,也是西市区城寨内两个顶级帮派之一。

    风波堂掌事名叫风魄,有个绰号叫‘风波恶’,为人又狠又恶,最是嚣张,大家暗地里都喜欢叫他恶贯满盈,面子上则称他一声‘风大爷’。他来历神秘,但为人精明,善于谋算。有小道消息称他是风家的人,当然身份地位肯定不会太高。”

    “风家?是那个势力横跨政务司和税务司,并有一位家族锐士在先锋锐士团供职的风家?”唐德皱眉问:

    罗三苦着脸:“可不就是那个风家?事实上,不要说风家,就风波堂本身的实力,千里帮也不是对手啊,下面的帮众还好说,拼起来还能求个两败俱伤,可那些实力高强的供奉,实在是……哎。”

    唐德瞥了罗三一眼,道:“行了,别演了,我既然答应你了,必要时自然会出手。不过,这件事情,你就没有过怀疑?”

    罗三脸色也郑重了起来:“怎么可能没有怀疑,我在发现事情越闹越大时,就找人秘密做过调查,可不论是最初的仙人跳,还是后续的数次摩擦,又或者这一次生死擂台,都没找到值得怀疑的地方。

    唯一让我起疑的或许只有风波堂第一次找我要人时,那话里话外的挤兑有些太过了,似乎本就是想找事。可那也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说明不了什么。”

    唐德敲击的动作微微一顿,又问:“那风波堂平时在西市区就没个竞争对手?”

    罗三:“自然是有的,西市区两大顶级帮派分别是风波堂和仁义会,本就是水火不容,两方也是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已经斗了很多年了。若不是如此,也没我千里帮上位的机会。

    不过,这一段时间仁义会那边也是出了些状况,他们的掌事病逝,新的掌事虽然继位,下面一群骄兵悍将却是不听指挥。又不知怎么的,似乎和南市区的黑龙帮也起了冲突,内外交困,也是没心情和风波堂斗了。”

    唐德:“那会不会是风波堂想趁这机会,将千里帮给吞了?”

    罗三摇头:“这种情况我并不是没考虑过,但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可能,一来现如今千里帮实力稳固,不是那么好动的,即使是风波堂比我们强,但想吞了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二来,仁义堂虽说乱了点,但以他们和风波堂的仇恨,只要有机会,他们绝对会反咬一口。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现如今的大环境下还是安稳,帮派间有斗争是正常的,可若是闹得太过,尤其是两个大帮派死磕,到时候死伤过多,警务司绝对不会不管,真到那地步,大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啊?!”

    唐德相信以罗三的谨慎,真要是深入调查,很多东西必然会考虑的清清楚楚,而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应该是有相当把握的。

    可他仍旧还是有些疑虑,沉吟半晌后,才又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倒是想见见这位风大爷,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

    再次踏上路途,齐震赶车的速度已经快了很多。

    不知不觉中,马车已经到了西市区内,常人的印象中,西市区就是脏乱差的代名词,可事实上,这里也有奢华的酒馆,有隐藏在深处的赌档,有千金一掷的销金窟,更有染满了鲜血和疯狂的地下生死擂。

    又十多分钟,三人在一处民宅外下了马车,齐震和罗三交谈几句,就离开了。

    而罗三则引着唐德进入了民宅内的地下室,他们走过一条倾斜向下的长廊,又拐过数个弯道,经历数次检查,再跨过一道大门后,终于进入了一处硕大的地下空间。

    这一处空间虽然深处地下,却并不阴暗,沿着墙壁上,数十根火把照耀,将硕大的地下照的通透明亮。

    唐德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四方,他看到了那巨大且带着倒刺的囚笼,青铜色上的锈蚀似乎说明了它的古旧,他嗅到了浓郁的血腥,那是死人太多之后抹不去的腥臭,他更感受到了空气中莫名的冰冷肃杀和狂热,仿佛有无数人在这里欢呼,也在这里痛哭。

    不自觉的,唐德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兴奋和嗜血。

    自一年前的凶杀案后,他努力学习,努力修炼,努力的逛遍了整个红岩城,努力的去看人生百态,他每时每刻都在成长,但却极少在红岩城内展露自己的实力。

    当然,这并不是代表他已经远离杀戮战斗,无论是勇者之门后的竞技场,还是庇护所内搏杀雾兽,他从没有停止过,这一年来,终结在他手中的雾兽甚至可以堆成一座山。

    而在这里,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死亡气息。

    似乎是时间未到,整个地下擂台显得空荡荡的,只有那最高的看台上,有一方桌后,一缕青烟飘飘荡荡,升腾出一条直线。

    而唐德就是在罗三的带领下,上了看台,然后就见到了方桌后的老人,只一眼,他就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在他的视野中,那老人苍老,腐朽,衰败,似是风烛残年,垂垂老矣;但在他的感知中,那一副身躯下,却深沉如古井幽潭,不可测度。

    要知道,以唐德现如今的感知力,哪怕是强大如卢正耀教官,身体内的煞炁雄浑程度都能被他清晰感知,可面对这一位老人,就如同面对宽阔海洋,他只知道这海很是广博,却不知道具体有多么广博。

    除此之外,这老人他还认识,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唐德的记忆力很好,只一眼,他就认了出来,这老人赫然是北市区警务司辖下停尸房内的老仵作。

    PS:有些晚了,不好意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