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四十三章 浑黯逐去天未晓

    方才天机被斩,纵然只有一瞬,可再加上张衍刻意混淆,却是使得那一位存在再也无法推算出真正威胁何在。不过其人却不难感应到有一股莫大凶险正悬在头顶,随时可能掉落下来。

    不过在这位看来,这等威胁终归是源自这些与自己敌对的人身上,所以只要将此辈镇压了,自也就能化解眼前危机,故是原本已是如惊涛一般的法力又是骤然拔高了一截。

    张衍背后玄气滚荡,五色气光轮转不停,更是源源不断把造化伟力调运出来,对抗无处不在的法力冲击。

    那一位存在虽意图压下二人,可先前被自己所抛弃的局面不是仓促之间能找了回来的,故是非但没能达成目的,反而在那名道人剑光纵横决荡之下溃退不已,力量始终无法聚合到一处。

    张衍则是正好趁彼此法力冲撞之机,反复打磨清鸿剑丸,他知道这样的机会日后绝然不多了,要是自家回去蕴养,那还不知要用去多少功夫,哪及眼前,等于借对方之手祭炼。

    不过此法也只有他可用,此中需得维持造化伟力不绝,方才不会有问题,而身为四处造化之地的御主,自是用不着担心这一点。

    他们这里在剧烈碰撞之时,神常、青圣等人忽然觉得压力骤减,本来已是临近崩塌的守御居然又是稳固了下来。

    簪元道人稍作推算,道:“这必是玄元道友那处听到我等呼应,故是将那位重压担负过去了。”

    青圣道人则是默作感应,道:“不止如此,诸位莫非没有发现,此人气机比之方才,已是大为不同么?”

    众人纷纷点头,从斗战开始,那一位存在的气机便一直在上扬之中,可是不久之前,却已然是趋于平稳了,只不过方才众人被压迫甚紧,便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也没有心思多想,现在一察,却是不难看来,这一位一定是被遏制了,故而才会出现这等景象。

    想到这里,不觉都是精神大振。

    神常道人此时不忘提醒道:“玄元道友那处看去应是占得上风了,只我等也当小心了,万不能让这上好局面在我辈这里崩塌了去。”

    众人都是应声称是。

    壬都道人心中此时惊异不止,他以神意传言至参霄道人处,道:“道友,那位存在果是被制压了么?”

    参霄道人思索了一下,道:“未到最后,委实难料,若是真能镇压了这一位,对我等来说也是好事,只可惜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壬都道:“不知道友是指什么?”

    参霄道人呵了一下,道:“那一位背后所涉及之事太过复杂,我便当日窥看天机,也不敢太过深入去看,你我还是莫要去知晓太多,设法远离为好,眼下其人需我做什么那就做什么,不必有太多心思了。”

    壬都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也是谨慎了一些,便就没有再问。

    张衍御使清鸿剑丸在那浑黯之中来回涤荡,随着剑法也是愈加完善,承载在其上的法力也是愈发圆融自如,经过两边法力反复琢磨下来,这剑丸之炼唯缺最后一点火候便可彻底功成。

    那名道人见此,第三剑仍是按下不使,由得他在这里继续祭炼。这倒不仅仅是为了成全张衍,而是清鸿剑丸一成,那所造成的杀伤力也再不是之前可比,届时再和他一同出手,则必可予那位以重创,于己于人,都有好用。

    在不知过去多久之后,张衍只觉气机一震,感觉某一种蜕变正在发生,当即心意一召,只是霎时间,清鸿剑丸便跃至身旁。

    在这一刻,仿佛诸物运转都是顿止。

    他抬目看去,见一团剑丸悬浮在那里,周身焕发着流光溢彩,一点细微至极的五色晶莹则凝聚正中。

    此剑现下不单单出现在他面前,同时也在神意之中浮现出来,不止如此,甚至他留在四域中的数个分身处亦同样见得,而每一处所见,皆可以说是剑丸本身,这是因为此物经祭炼之后,同样超脱了现世拘束,气机又是相互应和,只要心意一顾,自会浮现身侧。

    而此剑吸收了造化之精,也可以称得上是造化之宝了,无论是他法力灌入还是造化伟力经行其中,都是可以轻松承载下来,只与太一金珠这等造化至宝相比,仍是有些差距,不过此物仍可继续蕴养,从道理上说,只要他功行修为未到尽头,那么此物也可以继续提升上去,上限却是比寻常造化至宝高得多。

    他一弹指,其上生出一股铮铮剑鸣,激昂振奋,使得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澎湃斗志,骈指一点,这一枚剑丸化为无数光痕,霎时跃入那方浑黯。

    那名道人见此,知他已是把剑炼成,当下不再等待,把袖一荡,便将那最后一剑挥出,只见一道细细流光瞬间没入前方恶气之中。

    然而这等时候,却无端有一股力量掺和入内,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竟是迫使这一剑稍稍被引偏了一些,并未能达至完满。

    不过这一剑终究是落下了,那第二剑所留下的威能顿被引动出来,那位存在原本是由一神统御,现在却是被一下斩劈开来,那一片弥布虚寂的恶意伟力轰然崩解!

    那几个分神似相互各持敌视之意,各自收拢去了一部分伟力,便就先后退去不见,一时间,所有恶意浑霾消失的干干净净,虚寂之内顿时为之一空,再不复之前诸有崩塌之景象。

    那道人看着虚寂深处,道:“虽逆天数,可终究还是棋差一招,不得完满。”他虽如此言,可语声很是平静,听来也未有多少遗憾。

    张衍适才看得十分清楚,被那不知来历的力量干预了一下之后,那位存在虽被分开,却是被分化成一强二弱三个,而非是力量对等的三人,这般结果可是大不一样,不过终归还是将那位存在迫退了。

    他笑了一笑,道:“能有如此结果,已然是不错了。”他略略一思,道:“方才那股力量,可是……”

    那道人言道:“道友既然已是想到了,那便不必再提,留待日后再解决就是。”

    张衍微微点头,他此行率众驰援,本想着能够将那位存在拖住已是不错,而现在这局面,实则已是超出他原先预计了。

    虽说那位存在只是暂且退去,且那被斩杀出来的最强之身仍是保留着那名存在的大部分力量,纵然现在不敌他们联手,可那倾夺诸有之能还是依旧存在的,可不管如何,现在他们终是可以缓上一口气了,待到回去消化这一战的成果,他功行还能有所增进。

    因为那一位存在伟力消失,神常、青圣等人也是不再被蔽绝在外,身形也是再度浮现出来。他们在察觉到那位存在消失不见后,也是惊叹不已,望向张衍的目光之中,不觉多出了一丝敬服。

    说实话,在出来之前,众人尽管表面斗志昂扬,可心中对此实际并不看好,只想着斗上一场,拖延那位存在吞夺诸有之势,就退了回去守御,可哪里能想到,今次竟是真将这一位驱逐了?

    现在危机解除不说,而且每一人都从那里对抗之中看到了许多东西,求己外求虽是两条路,但道法之理却是相通的,算得上是皆有所得。

    张衍回过身来,正要与众人说话时,忽然有所觉,转目望去,却见一个道人迈步过来,他也是认得,正是那曜汉真人,不觉眸光微动。

    曜汉真人几步之间,就到了两人面前,打一个稽首,随后目光看向那持剑道人,道:“道友,又见面了。”

    那名道人言道:“我识得那人,并非是汝。”

    曜汉真人笑道:“皆我而已。“他顿了一下,又言:“那位存在今虽被两位逐去,可终有回来一日,我寻觅得一托庇之地,道友何不来我这里暂居,闲时也可一论道法?”

    那道人当场回绝道:“不必了,我只喜一人清静。”言罢,他对张衍点了下头,身形一转,便已是遁去无踪,却是走得无比利落。

    曜汉真人也不介意,他目光一转之间,见参霄、玄澈、壬都三人与在此众人格格不入,立知此辈与张衍不是一路人,或许只是为了对抗那位存在才走到一处,便道:“我那托庇之地,却也不弱于玄元道友那处布须天多少,几位道友若是有意,不妨到我这处来。”

    随后他哦了一声,看向张衍,道:“不知道友可是愿意?”

    张衍淡声道:“贫道先前曾允诺过这几位,要是此回驱逐或者镇压那位存在,便可放了他们离去,现在虽未全功,可也算是将这位驱赶走了,这几位若是愿意离去,贫道不会拦阻。”

    玄澈、参霄等人都是颇有心机,不甘受人御使之辈,曜汉真人要是愿意收纳过去,那是最好。

    至于将这三人镇入永寂,丝毫无此必要,就算他先前不曾有所言诺,只要那位存在还在,那这几人终也是对抗那一位的一员,放了出去总比镇压来的好。就算将来他与之敌对也无需畏惧,当日他已是能够将此辈抓下,现在功行修为更高,那更是不难做到此事。

    …………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博聚网